一种不善言辞其实内心饥渴的食物。主成分弱虫,主CP山坂。

[山坂]不想当Alpha的Beta不是好Omega

* ABO的看点,肉、香艳劲爆的床♂戏——这些都没有。

* 又名:一篇文带你脱腐ABO。

* 今天也辛苦鸣子君和悠人君了m(_  _)m


00

 

“我要结婚了。”

 

01

 

鸣子虽然经常在每晚8点准时播出的大人气催泪爱情偶像剧中听到这句话,并且会很不争气的为男女主角终于修成正果感动得狂抽纸巾——不过这不代表当他的好友这么说时,他就会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紧紧握住当事人的手并祝他们幸福。

除非他的好友换个结婚对象。

“我反对!”

“唉唉?为什么?”

“只有那个人,绝对不行!”

 

02

 

身为beta的小野田和身为omega的真波是怎么天雷勾地火的光速看对眼好上的,这个问题鸣子完全不想深究,不过作为小野田的挚友,他和同为alpha的今泉却很难对真波山岳产生什么好感。

A对O的本能保护欲?

见鬼去吧。

就算那家伙看上去十分无害,信息素也有着清新甜美的味道。

然而,并非A的本能,而是求生的本能告诉鸣子——离他远点。

那个人,远不像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03

 

“总之!谁都可以,就他不行!”

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好友往火坑里跳呢。

“所以为什么啊?真波君人很好的!”

鸣子决定先不吐槽这句话。

“他比你高!”

“其实躺平就没差了。”

一直在旁边充当背景板的今泉突然插嘴道。

“……他比你帅!”

“是omega就没问题了。”

背景板今泉继续怒刷存在感。

“……你和他才认识半个月!”

“有爱就好了。”

“今泉!!!你今天是来拆我台的吗!!!”

挥出去的一拳被今泉稳稳接住了,后者不慌不忙的起身理了理衣服。

“所以今泉君你是理解我的吧?”

小野田充满希望道。

“啊。”今泉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不过,有一点我站在鸣子这边——你不能和那个人结婚。只有那个人,绝对不行。”

 

04

 

嘎吱嘎吱。

“虽然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不过听坂道君亲口说出来还是有些难过呢。”

嘎吱嘎吱。

“即使是我,也想得到坂道君朋友们的认可啊。”

嘎吱嘎吱。

“嗯嗯,我没事哟。”

嘎吱嘎吱。

“那么,下次我们在哪里见呢?”

悠人突然停下了嚼能量棒的动作,朝还在和恋人不分时间地点电话中的前辈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望远镜。

对方会意的将视线移向了瞄准镜。

“……秋叶原吗?我记下了。”

按下挂断键的同时,子弹冲出了狙击枪的枪膛,从十三楼的楼顶径直打入了刚走出商场门口的目标的太阳穴。

悠人放下望远镜,忍不住感慨。

“完全命中,不愧是真波前辈呢。不过执行任务中可是连喝水都是绝对禁止的,前辈这样打电话真的没关系吗?”

“哦~”

真波漫不经心的将狙击枪一节一节拆好装回箱子里,提起箱子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悠人手上仅剩1/3的能量棒。

“你有资格说我吗。”

 

05

 

新开悠人,花季少男一枚,至今属性依然是个谜。

他和真波山岳是如何成为搭档的,这还真是说来话长。

那么长话短说,他们所在的组织,一方面经营着正经但不正当的业务,比如出售各类抑制剂,以及秘密贩卖诸如A转BO剂之类的转性注射剂。

一支起卖,终身有效。

噢,跑题了。

不过用在真波山岳身上的omega伪装剂(不对外发行)就是Dr.东堂的最新力作。

东堂原话如下:“执行任务时当然是omega气息最方便隐藏了啊!”

悠人作为搜集情报的非战斗人员侥幸逃过一劫,然而作为组织内首席狙击手的真波就没那么好运了。

“真波那小子太冷冰冰的了,本来就该多增加点亲和力!”

东堂的这句评价差点让悠人没能维持住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面瘫脸大笑出声。

不过即使杀意被omega甜美的气息覆盖了,危机意识的本能还是让悠人成功憋住了。

他可不想某天也在嚼能量棒、嚼能量棒或者嚼能量棒的时候被一颗子弹崩进了脑子。

 

06

 

悠人有时会想,如果不是一组两人是组织的硬性规定,真波一定会单干到领便当的那一刻的。

这个人不需要任何人涉足他的生活,也对涉足任何人的生活都没兴趣。

悠人是被真波收留的——没错,收留。非战斗人员在组织内毫无地位可言,大家都渴望有个强大的搭档而不是一个只会拖后腿的麻烦。

悠人想,真波挑中自己的原因,一方面是他已经不需要什么“助力”了,更多的却是,悠人绝不会也没能力干涉他半点。

这也没什么不好,倒不如说太幸运了。

在组织里几乎每天都有熟悉的面孔消失,生面孔出现的暗潮汹涌下,悠人还可以继续悠闲的嚼能量棒。

所以他对真波还是心怀感激的,基本上对方要他上刀山下火海他也在所不惜。

但是,这绝不包括跟踪真波的恋人、在对方家安装监视器和窃听器、以及时刻GPS定位对方的所在地。

悠人有生以来第一次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变态”,并不是宅男游戏里的那种——或者说并不仅限于那种的,变态。

 

07

 

“所以前辈,结婚这件事您是认真的吗?”

“当然的吧。”

真波一边给枪上蜡,一边理所当然道。

“但是……”悠人挠了挠头,“为什么不是omega?”

“爱情和性别无关。”

“……”

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不不,重点是——

“前辈也会爱……喜欢上别人吗?”

“当然的吧。”

“……”

这还真是让人难以信服的回答。

好在毕竟多年搭档做下来了,真波还算用心的补全了答案。

“你要是真这么好奇,自己去见见他就知道了。坂道君是与众不同的,具体我也很难形容。”

“原来如此。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前辈是打算以omega的身份结婚吗?”

“不然呢。”

欺诈!

不过这就不是悠人该担心的了。

他甚至有些小小的幸灾乐祸。

“那么,祝前辈的婚姻至少能维持到……第二天早上。”

“……哼。”

 

08

 

作为情报搜集担当,悠人的便装和伪装技术都可谓一流。无论是路边摊的商人、在校学生,还是政界名人,他都能扮演的得心应手。

至少到目前为止,从没有人能识破他的真实身份。

这就是他的flag。

“悠人君?是真波君的朋友吗?”

这是新开悠人第一次与小野田坂道的正面接触。

然后对方问出了一个非常老套却让悠人背后一凉的问题。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小野田无意识的用手托住了下巴做出思考状,“比如电车站台,秋叶原街道,以及……我家附近?”

“!”

 

09

 

自这以后,“小野田坂道”对于悠人来说,成为了和“真波山岳”同等级的存在。

每次在执行任务中,只要遇到小野田,对方必然会认出他。

“悠人君?今天穿的很精神呢!”

——这是在他扮成学生的情况下。

“这不是悠人君吗?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

——这是在他作为员工潜入某商贸大楼内部的情况下。

“唉?悠人君?那种地方最好不要去啦。”

——这是在他正准备进夜店和组织人交换情报的情况下。

无论身在何处,以怎样的伪装出现,小野田必然能毫无阻碍的认出他。

这和某小学生名侦探只靠一副眼镜就能从8岁骗到80岁的剧情完全不合!

动漫里演的果然都是骗人的!

悠人在心中面条泪。

 

10

 

“但是真波前辈,有一件事我很好奇。既然小野田前辈有着如此惊人的洞察力,他怎么依然对你是omega这件事深信不疑?”

“唔……”

真波一边维持着思考的神情,一边利落的解决掉了最后一个敌人。

“不知道耶。大概因为他对我爱的深沉吧。”

“……”

悠人默默撕开包装,吞下一口狗……能量棒。

 

11

 

小野田和真波的婚礼开始如火如荼的准备了,即使两边都没有得到任何祝福,不过幸好他们也都不是在意这点的人。

悠人倒是觉得,还是在意点比较好。

然后,终于有一天,真波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呐,悠人,我决定再接一个任务就洗手不干了。不管怎么说,杀手也不是能拿上台面说的职业,就算我不在乎,被别人知道了也还是会让坂道君困扰的吧。”

“组织同意了?”

“没错哟。因为是我亲自去交涉的嘛。”

然而,据悠人了解,组织绝对不会那么仁慈。

悠人突然产生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那个,前辈……最后一个任务是?”

“就是在任务榜上挂了三年没人接的,歼灭我们敌对组织的那个。”

真波轻松道。

“……”

悠人仿佛已经看到了他背后高高升起的flag,背景音还是“等干完这一票我就回老家结婚”的洗脑循环。

 

12

 

这次任务真波一个人去了。

悠人虽然很想帮忙,但被对方“你别给我添乱就是最好的帮忙了”给堵了回来。

如果是平常,悠人一定会在内心中刷一排弹幕来表达自己的愤懑,不过今天,他却难得的忧心忡忡。

毕竟对手可是一个组织。

那种一人单挑一个组织的不科学剧情只在面向小学生的言情文中出现过,可信率也不会超过0.01%。

尽管真波冷漠、毒舌、虐狗、经常嫌弃他、分分钟就能通关他卡了几天的游戏、闭着眼睛也能抽出UR卡、把潜入敌方的隐蔽术用在半夜起来偷拿他的能量棒上……

但他依然是个好前辈……吗?

想到自己莫名消失的珍藏香蕉味能量棒,悠人突然觉得也没那么感伤了。

 

13

 

比起悠人的担忧,真波倒是毫无负担。

只要足够强大,任何flag都可以被碾压。这就是他所相信的。

七岁开始摸枪,失眠时都是靠着数子弹进入梦乡,正是这样的生活塑造了他的坚韧。

不过副作用就是东堂所说的,他几乎没有正常人的“亲和力”,或者说人情味。

不过这也没什么了。

如同他收留了悠人一样,也有另一个人愿意“收留”他了。

——全心全意,毫无保留的信任他,为他们的在一起的未来被认可而努力。

虽然直到现在真波依然认为,只要把枪抵在反对派的脑袋上,他和小野田就能轻松而效率的收获所有人的祝福了。

不过,尽管他并不需要任何人的维护,被另一个人护在身后的感觉倒也不坏。

嗯,不如说……

实在是太令人留恋了。

 

14

 

薄薄的利刃被夹在两指间,滑过脖子切入最后一人的颈动脉。在鲜红的液体喷涌出之前,真波先一步跳开了。

——清洗沾上衣服的血渍可是一个大工程。虽然洗衣服的活真波从来都是推给悠人,不过这也不代表他习惯压榨后辈。

唔,只是偶尔会。只是偶尔。

从衣袋里摸出手机,真波拨通了一个没有显示的号码。

“晚上好,'先生'。”

他彬彬有礼道。

电话那头并没有回音,但是真波知道那个人在听。

“消息灵通如您,大概已经知道我打电话的目的了吧。不管怎么说,要是被发现了这么多尸体,我和您都会困扰的呢。”

电话中的人似乎责怪了什么,不过真波毫不在意。

“啊啦,别这么说嘛。我们暗杀组织之间的狗咬狗,不是您最乐意看到的局面吗,石垣先生。这样一来,作为权主的您,和您所守护的御堂筋所在的组织,可是又少了一个敌人了呢。”

真波对着透进窗的月光打量起自己的手指,开始在脑中回忆起和小野田牵手时估算的对方无名指的尺寸——明天就去把婚戒买了吧,他漫不经心的想。

电话那头的人又说了什么他没仔细听,不过他知道对方已经默许了帮他处理掉尸体,随即毫无留恋的挂断了电话。

他哼着歌跨过倒在地上的一具具尸体,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的翩然走出了敌方的据点。

而到了明天,这处据点会和里面的所有尸体一起从世间蒸发——仿佛它们从未存在过。

 

15

 

在小野田的力排众议下,他和真波的婚礼终于如期举行了。

那画面太温馨美好,连悠人都快要忍不住流下感动的泪水了。

——他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是作为beta的自己和作为omega的萌妹结婚了,结果在婚礼结束的当晚发现萌妹是个战斗力爆表的alpha,推倒的人变成了被推倒的那个……

悠人先替小野田哭了出来。

尽管自己并不支持真波那种欺瞒的行为,不过他还是衷心的希望他们别在第二天就离婚了,悠人担忧的想。

事实证明,他太低估他的前辈了。

不,说不定一起搭档了这么多年,他就从没真正看懂过真波山岳这个人。

 

16

 

婚礼第二天,小野田和真波都没走出过他们的别墅。这是悠人通过之前被真波逼迫在别墅外围装的监视器中得知的。

第三天,他接到了小野田邀请一起出门采购的电话。

悠人本以为小野田是借此拖他出来散心,结果对方远比他猜测的要精神的多。

“那个,小野田前辈……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唔?”

对方一边把一堆零食抱进了购物车,一边疑惑的看了过来。”

“比如……关于真波前辈的?”

悠人实在没法问出“你从上面的变成下面的有什么感想吗”这种话。

“唔……”,小野田认真思考了一会儿,不无遗憾道,“我们之间,恐怕没法有孩子了呢。”

悠人:“……”

重点完全错了好吗!!!

 

17

 

陷入抓狂中的不仅只有悠人这边,作为小野田近乎家属的好友鸣子和今泉,也遭到了来自真波的10000点打击。

在他们又一次对小野田的婚姻表示抗议后,小野田突然说:“其实真波君有让我转告你们一句话。”

鸣子还以为这是对方的妥协,趾高气昂的双手抱胸准备接受。

“他说,'你们两个alpha,是不会有结果的。'”

小野田一本正经的说道。

 

 

ex.01 信息量

 

如果说豪门之子小野田的婚姻在明面上传得沸沸扬扬,那么人形兵器真波的婚礼就是在地下世界掀起了轩然大波。

好奇的,嘲讽的,不可置信的,可以说不管是哪个组织,有多么强大,在八卦面前都溃不成军。

悠人的哥哥新开隼人闻讯也来掺了一脚。作为曾经的前辈,真波对他依然保有后辈的恭敬。

毕竟除却指导之恩,新开也是在真波之前,唯一一个经过漫长而艰难的谈判成功退出组织的第一人。

悠人看了看坐在自己哥哥身边的黑发青年,真的很难相信这个面色凶恶的人就是新开离组的原因。

他有些好奇的搬了一张椅子,准备坐到真波的旁边旁听。

结果,却被又一次狠狠的嘲讽了。

“悠人君?你坐过来干嘛?”

“旁听。”

“喔。”真波勾起了一个善意的微笑,“那你可要保持安静哟。毕竟这里,处男可是没有说话地位的。”

“!”

比起被打击,悠人惊讶的环视了一圈房间里的三人,突然感觉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ex.02 理由

 

“说起来,前辈真的从没想过把小野田前辈变成omega吗?那种针剂东堂前辈那里就有呢。”

“没有哦。”

“我能问问原因吗?”

“坂道君只要保持自己的样子就好,我对他的爱是不会因为他是beta而……”

“前辈,我们好歹搭档了三年,场面话就可以不用说了。我想知道真的原因。”

“耐操。”

“……”

“也就是说不管我做得多过分,到了第二天坂道君依然又会恢复活力十足……”

“好了我不想知道了。”

“呵。”

 


评论 ( 45 )
热度 ( 281 )

© 甜甜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