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不善言辞其实内心饥渴的食物。主成分弱虫,主CP山坂。

[山坂]那一天出门遇见了不喜欢骑车的真波君

* 今年最后一更,依旧献给最爱的山坂,感谢一直以来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咱们有缘再见吧~

* 一句话剧透:回到初一的小野田如何努力的把不喜欢骑车的正太波拉回剧情,养成了不起的climber的故事。



那一天出门遇见了不喜欢骑车的真波君

 

00

 

小野田重生了。

从IH2第二天直接回到了国中一年级。

小野田很郁闷。

自己还没能安抚今泉君鼓励鸣子君带着大家一起合唱love hime OP然后手牵手肩并肩的冲过终点线……

好吧,最后那个有点不切实际,划掉。

不管怎么说,他还有很多事没来得及做,结果就这么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小野田很郁闷。

 

02

 

既然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自己从17岁回到了13岁的事实,小野田决定出去散散心,顺便去见见那位未来的劲敌。

小野田并不否认,如果他没有重生,IH2的冠军很可能是箱学,毕竟真波作为climber的成长速度实在惊人。

当然现在他还是个啥都不懂的小正太,而自己却是外表看似小孩内心已经是成熟高中生的自行车前辈了。

小野田有些沾沾自喜。

带上钥匙和钱包,他兴高采烈的跳上了开往箱根的电车。

两个小时候,小野田找到了真波所在的国中。

 

03

 

“我想找你们学校自行车部最厉害的那个climber!”

随便抓住一个自行车部的人,小野田迫不及待道。

对方还没来得及回答,一个飒爽的身影就在他们面前猛一刹车,潇洒的停了下来,车上的人还帅气的甩了下头发。

“我就是。你不是我们学校的人吧?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小野田早已准备好的台词瞬间碎了一地。

“……宫原?!”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04

 

“你是山岳的朋友?他在手游部啦。”

小野田很生气,为什么自己的学校就没有这么贴心的社团。

不不,重点是,他未来的好友兼劲敌——真波山岳居然还没有开始骑车,这实在太令人生气了!

小野田气势汹汹的杀到手游部,一把拎起了坐在椅子上打游戏的真波——没拎起来。没办法,现在他的身体也才13岁。

“你为什么不去骑车?”

真波倒是对他突如其来的质问没太大反应,只是悠悠然道:“我为什么要去骑车?”

小野田想了半天,认真的把上一世真波对自己说过的喜欢骑车的理由全部总结了一遍。

真波依然不为所动。

“你为什么这么希望我去骑车?”

“因为你是未来把我带进IH,成为我奋斗目标的最强对手。”

反正现在的真波也听不懂,小野田乐得神棍一把。

“喔。所以,我为什么要去骑车?”

显然这番慷慨陈词也没能打动某个手游达人。

小野田深吸了一口气,决定破罐子破摔一回。

“因为我想看你败在我手下哭着向我跪地求饶的那一天。”

这本是气话,不过在说完之后,小野田突然有些恶劣的期待了起来。

那可是真波山岳啊。

“原来如此。我接受了。”

“……唉?”

小野田终于从邪恶的脑补中回过了神,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人。

“我说,我会接受你的提议,只要你能提供给我一辆车。”

手游达人放下手机,用还带着些许稚嫩的声音一本正经道。

 

05

 

小野田觉得这不科学。

真波不喜欢骑自行车就算了,为什么他那辆LOOK还得由自己来提供?

渡边老师您是睡了吗?这剧本一定哪里有问题啊!

“妈,我到现在每年节假日存的零用钱已经有多少了?”

小野田不抱希望的随口一问。

答案非常残酷——不多不少刚刚好,正好够一辆LOOK。

小野田只觉得心痛得无法呼吸,看来老师也是站在真波那一边的,亏他还以为自己才是亲儿子。

“……寒咲前辈,看来这一世我的自行车也务必得请你赞助了……”

小野田衷心的祈祷道。

而此刻正在总北自行车部训练的寒咲,突然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

 

06

 

看了看自己这辆已经有些年代的淑女车,又看了看对方那辆崭新的、用自己的钱买的公路车,小野田从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么怒火中烧斗志昂扬过。

装备算什么?我有的可是打怪的经验!

于是,这一世小野田和真波庄严的第一场对决——尽管外人看来只是两个国中小鬼的玩耍,就这样在小野田的压倒性胜利下落下了帷幕。

小野田顿时觉得自己重新找回了男人的自信。

独自得意了一会儿,他这才有闲情打量起身旁第一次骑车,还有些气喘吁吁的小正太。

嗯,红扑扑的小脸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讨厌嘛。

小野田恶向胆边伸,抬手在正太波的脸上狠捏了一把,连带着破财买LOOK的怨念也消散了一大半。

这种上一世绝对做不到的事带给小野田的感受只有一个字——

爽。

 

07

 

小野田开始还担心自己和真波的初见从高中提前到了国中会不会对未来的发展产生影响,不过一想到真波现在对自行车完全没有上一世的热衷,甚至连车都是自己倒贴的,小野田瞬间坚信了渡边已睡的观点。

看来,要让真波成为未来王者箱学的climber,只有靠自己的努力了。

小野田并不是乐善好施,甚至连他自己都不太明白,既然这一世很多都不一样了,为什么还要那么坚持上一世的发展。

不过,他唯一清楚的就是,如果在IH最后冲刺时他的对手不是真波,甚至真波山岳这个人彻底从他的自行车生涯中消失了,这样的未来,小野田绝不接受。

于是,在真波又一次水水的败给了他后,小野田毫不客气的揍了他一拳。

小野田看出来了,爱的教育,对这家伙根本没用。

“如果接下来的五次比赛,你还是一次都没赢过我,我会再揍你一顿。”

小野田一脸严肃道。

 

08

 

真波山岳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他虽然喜怒不形于色,面上总是一副悠然到欠扁的样子,但一旦认真起来,还是有些狠的。

所以当小野田说五次至少赢一次后,他就真的赢了一次。

也只赢了一次。

这种用行动告诉你“我不是做不到只是不想做”的消极态度,让小野田再度爆发了。

“你就不能有点动力吗!”

“我赢了有什么好处?”

小野田咬了咬牙。

“……换我对你跪地求饶!”

真波认真思考了半天,这才一脸勉为其难的吐出俩字。

“好吧。”

“……”

小野田是真郁闷了。

他不过想好好走个剧情,真波怎么就这么不配合呢。

这个人,怎么就能这么的不配合呢!

 

09

 

国中时光就在小野田和真波周末比赛,偶尔小打小闹一下中平静的结束了。

截止目前的赛况,小野田胜了七成。

不管怎么说,有了上一世的经验,虽然骑的还是淑女车,小野田也远比当年强多了。

这样一来,他要不要赢过今泉让他加入漫研社呢?

小野田坏心眼的想。

“喂,你。”

美好的妄想被打断,他有些不高兴的回过了头。

眼前的少年已经完全摆脱了正太时期的萌感,变得越发帅气和高深莫测了。

小野田更加不平衡了。

看看,自己都从上一世的“坂道君”直接降级成现在的“你”了。

亏真波的自行车还是自己赞助的!

“你要去哪所高中?”

“总北。”

小野田不假思索。

这不是必须的吗!可靠的前辈和可爱的基友已经在向他招手了!

卷岛前辈、今泉君、鸣子君,我来了!

“唔。那我也去总北好了。”

喀嚓。

美好的幻想瞬间碎了一地。

小野田默默收拾了一下心情,一本正经道:“不行。你得去箱学。”

“为什么?”

——因为你的导师发箍前辈在那里。

小野田当然不会这么说。

“因为这样,我们就是真正的对手了。千叶总北和王者箱学。”

“……千叶总北和王者箱学。”

真波看不出表情的低声重复了一遍,点了点头。

“我会期待和你的对决的。”

小野田愣住了。

这是真波第一次主动表达了他的斗志。

小野田顿时有种鸭子终于被赶上架孩子终于被拉扯大的辛酸和欣慰感。

他激动的一把拉住了真波,说出了两人在国中最后一次见面上的深情结束语。

“你进箱学后,一定要记得给我寄一个自行车部的水壶,有logo的那种!”

“……”

 

10

 

小野田顺利成为总北自行车部一员的第二个星期,他收到了某人给他寄的一箱箱学水壶。

最悲哀的是,箱子还是小野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搬到社团休息室拆的。

小野田想,他大概永远也不会忘记当他一脸期待的拆开箱子时,前辈们和两个基友看他的眼神了。

小野田开始认真思考起到底要怎么解释才能让大家相信,他其实并不是一个身在总北心在箱学的迷妹,而是被人设计了的事实。

 

11

 

小野田再次见到真波,是在合宿的训练场地里。

他深深质疑起训练场管理员的防范能力了。

居然能让一个人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和管理员说,我是总北自行车部的一年新生小野田,他们就放我进来了。”

真波脸不红气不喘道。

“……好吧。”

小野田举手认输。

这个人段位太高,管理员根本不是他对手。

“你来干什么?”

“今年的IH,你会参加吧?”

“当然了!”

小野田振奋道。

“唔。”

结果就没下文了。

小野田猛的停下车,转过身,一把揪住真波的衣领恶狠狠道:“所以呢?你也得给我去听见没有!”

真波依旧面无表情的盯了他一会儿,终于绽开了一个笑容。

“嗯,我会去的。其实我来就是想告诉你,资格我已经拿到了。”

“……”

小野田发现每次和真波说话都是在折磨他自己。

明明自己曾经也是一只温顺可爱的小火龙,拜真波所赐现在已经完全进化成了喷火龙。

没办法,不这样根本hold不住真波。

更让小野田忧郁的是,即使他已经接受了崩坏的事实,也依然总是被真波捉弄。

这个人,怎么能这么讨厌呢!

 

12

 

小野田并不知道剧情的影响力有多大,但考虑到这一世真波都能不喜欢自行车,接下来IH的冠军还会不会是自己,这还真的很难说。

再一次踏上IH的起跑线,小野田依旧十分紧张。

他能不紧张么,合宿时真波在临走前说,要是这次比赛小野田输了,就得履行诺言向他跪地求饶。

说好的只是还水壶呢!

剧情你这个骗子!这么重口味!

小野田忿忿的想。

不过这样一来,自己也就更不能输了。

目标、综合No.1!

 

13

 

再次冲过终点倒在地上仰望头顶的天空时,小野田的感想已经不再是“天空真美啊”而是“节操终于保住了”。

他感动得想哭。

“真不愧是坂道君呢,恭喜了。”

真波依旧顶着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悠然道,仿佛刚才那个目露凶光气场全开不知道是在冲刺还是在杀人的选手完全不是他一样。

不得不说,这个人全力以赴的时候,即使是活了两辈子的小野田也无法轻松取胜。

——根本就是差距极小的辛胜。

一想到上一世自己赢了后真波的态度,小野田有些紧张的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你不会因为IH输了就开始负能量不好好骑车也不理我了吧?”

一瞬间,真波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

小野田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说完了。

“呃……我的意思是……”

他挣扎着想补救一下。

“不会的。”

结果对方没等他说完,就非常体贴的把另一只手也覆在了他的手上,情真意切的安慰道,“我的LOOK还是坂道君送的呢,不骑白不骑。”

“……”

他就知道!!!

 

14

 

夏去秋来,小野田算算差不多箱学走行会也结束了,他立刻给真波打了电话。

“怎么样?你和东堂前辈的比赛?”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坂道君呢。”】

“那是。其实我一直都没告诉你,我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和真波侵淫了这么久,小野田说起这种话也变得毫无压力了。

【“是吗,那下一届IH赢的是谁?”】

“……”

小野田痛苦的发现,即使如此,自己依然完全不是真波的对手。

“不管怎么说,这次走行会是东堂前辈赢了吧?你也别太难过,以你的能力,追上他甚至超越他都只是时间问题。”

【“唔……”】

“喂,有在听吗?我可没在安慰你,而是我所认识的真波山岳就是这样的人。”

——能把活了两世的自己追着跑的人。

——只要稍一松懈,必然会被其超越。

还真是甜蜜的折磨呢,小野田酸酸的想。

【“那么,为了帮助我重新振作起来,下个月坂道君带着自行车来箱根吧,东堂前辈邀请我们去他的温泉旅馆。”】

虽然不知道手机号也交换了,他和真波的冷战根本就没有开始,为什么山神party的剧情却还是被保留了,小野田依然很高兴的答应了。

当然,在他刚见到东堂,听说箱学走行会上真波成功获胜成为了新一届山神后,他立刻就想走了。

 

15

 

“你这个骗子!”

小野田泡在温泉里,一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一边继续深情并茂的朗诵着苦情剧里的台词。

“亏我还好心的说了那么多话!”

“我很感激。”

“简直是对我情感的欺诈!”

“我很抱歉。”

“光说有什么用!过来帮我擦背!”

“唔。”

当然,小野田要是知道他和真波会擦背擦到床上去的话,他绝对宁愿半个月不洗澡也不会要真波帮忙。

“放心,在我和坂道君成年之前,我是不会做到最后的。”

真波信誓旦旦道。

小野田差点就要相信了。

直到他想起来真波山岳是个怎样的人后。

当然,结果他依旧没能逃脱真波的魔抓。

结果的结果,除了“没做到最后”这一点,他们该做的不该做的全都做了。

小野田真不知道,他是该夸奖真波守信用,还是该把他拎起来暴打一通了。

 

16

 

小野田活了两世,但遗憾的是对于官能情感的处理经验他依然是零。

小野田不可能直接跑去质问真波“你到底是憋太久了还是憋太久了”,但那种埋藏在心底的悸动感又让他难以忽略。

再加上真波什么都没有明说。

小野田很郁闷。

所以他也并不知道,在他烦恼的同时,另一个当事人正值春风得意神清气爽,难得的做什么事都干劲满满着。

 

17

 

第二年合宿时,小野田早早为御堂筋和小鞠准备好了见面礼——水和一些零食。

虽然早就明白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考察敌情,小野田也毫不介意。

实际上,他完全不觉得来合宿训练场看一圈能考察到什么敌情。退一万步说,不管敌人是强是弱,赛也都是要比的嘛。

然而他没想到,这次来的两个人,会变成了真波和悠人。

“小野田前辈好。”

呜啊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礼貌后辈啊!

小野田十分感动。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和这位箱学的后辈交流一下感情,对方就被真波无情的赶走了。

“好了,人你也见过了,你爱上哪去上哪去吧。”

看看!这什么态度!

小野田遗憾的注视着悠人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口,下一秒他的脸就被真波扳了过去。

小野田隐约觉得真波不太高兴。

不过在他来得及想明白原因之前,对方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悠闲脸。

“今年合宿也加油吧。”

“哦。你来就是和我说这个的?”

“嗯。”

“……”

算了,没气自己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直到很久以后,小野田才明白了真波当时行为的真正意义。

“所以,你怎么不怕我会看上悠人的?”

小野田一手揽着真波,一手抱着薯片窝在沙发里看电视,颇有种美人在怀的志得意满感,连带着每晚在床上受到欺压的不平也忘光了。

“他个子没我高长得没我帅身材没我好家里没我有钱,你瞎了才会在我和他之间选他吧。”

美人用一如既往的悠然语气,温柔的给了他狠狠一刀。

 

18

 

IH2开赛前,小野田在真波的邀请下兴冲冲的和他一起跑到箱根的山里玩了两天。

至于真实情况是自己被玩了两天这种事,小野田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晚上,躺在同一张床上的两人在身体好好交流了一番后终于有空让精神也交流一下了。

“呐,坂道君,如果这届IH我赢了,坂道君可不许不理我喔。”

“等你赢了再说吧。”

“唔,真冷淡。”

IH2到底会花落谁家,这是连小野田也无从得知的。

小野田相信真波经过了一年的成长后有能力取得胜利,但他也绝不会甘心认输。

“不过,如果还是我赢了,真波君也不可以生气哟。”

“为什么?”

小野田伸出手一把拽住了对方的呆毛,颐指气使道:“这不是当然的吗?你的LOOK可是我买的,光这一笔账,就够你还一辈子了。”

“坂道君学坏了呢。”

“没办法,近墨者黑。”

“那就再多靠近我一点吧。”

“……”

小野田再一次败下阵来。

他深刻的反省起自己不应该和真波比谁脸皮厚的。这个人根本就不要脸。

 

19

 

哨声,欢呼声,喇叭声,广播声。

众多声音汇聚在一起,小野田却什么也听不见了。

他微微转过头,看见和他并肩骑行的真波也看了过来。

那双眼中的,是和他第一次见到对方时的无精打采截然不同的熠熠光辉。

还有很多,只展示给小野田看的其他色彩。

下意识的,小野田向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下一秒,扩音器里激动的声音穿透了全场。

【“本届IH!获得第一的队伍是——】

 

 

END

 

 

extra 那一天出门遇见了在洋南大学读书的真波君

 

00

 

“真波君决定了吗?报考哪所大学?”

“洋南。坂道君也会一起来的吧?”

“啊。”

 

01

 

在毕业了真正和真波山岳开始交往后,小野田才发现,自己对这个人根本就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说得通俗易懂一点,真波非常符合一个词——欲壑难填。

小野田认为,如果自己还想继续骑车,或者说不想就这么死在床上的话,他是绝对不能和真波进同一所大学的。

所以,当得知真波要去洋南后,小野田转身毫不犹豫的报了明早大。

 

02

 

“听说了吗?那个洋南大自行车部一年级的新生。”

“啊啊,刚参加了几场比赛就出尽风头了呢,好像已经有几个队伍打算挖他了。”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他参加的比赛……怎么好像都是针对明早大的?”

“这个……应该只是碰巧在一起比赛吧?”

“啊,我想也是。不然也实在太……”

 

03

 

“坂道君之前说,如果你赢了想看我哭着向你跪地求饶?”

“……”

“其实我也一样,换我赢了,也很想看坂道君哭着求饶的样子呢,不过地点可以换一换。床上,浴室,客厅,包括这个更衣室隔间,我都不会介意的。”

“……”

“真好呢,这次也是我赢了。”

“……”

“坂道君?”

“……”

“坂~道~君。”

“你怎么做的时候还有那么多话啊!呜……”

 

04

 

比赛是上午八点开始中午两点结束,小野田直到太阳都快落山了才勉强撑着身体走出了更衣室。

收拾比赛现场的工作人员看到他和真波还露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小野田却连辩解的话都懒得说了。

浑身的力气连带精气都被榨干了,小野田动了动唯一还有余力的大脑计算了一下,现在他和真波比赛的胜率是对半分,也就是说,每比两场他就得被做一次,一次就要做大半天……

小野田从来不知道欲望也是能累积的,不过他已经非常清楚的认识到,只要他继续坚持,真波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小野田万分无奈的妥协了。

 

05

 

小野田转学了。

隐藏在这六个字背后的辛酸,只有当事人最清楚。

福富和新开基本一有机会就要打着“洋南抢走了他们可爱后辈”的旗号找金城和荒北赛一场,小野田倒觉得他们纯粹只是乐在其中。

同样乐在其中的还有另一人。

“坂道君,你看这套睡衣怎么样?”

真波拿着两套情侣睡衣问道。

“随便。我要男款的。”

结果当晚,小野田就被穿睡裙的真波做到了下不了床。

“做女生已经很辛苦了,所以生孩子这种事只能交给坂道君啦。”

某个还在他体内肆无忌惮开垦的禽兽如是说。

小野田再次后悔了。

“明、明天还有比赛!”

“没事,我一定会赢的,所以在此之前,坂道君就放心交给我吧。”

我不放心的是我自己……

小野田觉得自己快哭了。

他也确实哭了,在真波再一次带着他攀上高潮的那一刻。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直到今日他也坚决没有开口求饶过。

什么叫一语成谶?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166 )

© 甜甜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