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不善言辞其实内心饥渴的食物。主成分弱虫,主CP山坂。

[山坂]猫的报恩

* 填坑进度14/14,点梗填完,请慢用~

* 其实我很纯洁

* 虽然你们都不信,啧


01-07对应:

 @诚 :师生

 @Lucia0611 :十二国记

 @青与 :特殊产品公司前辈小野田;新社员真波

 @室井静真 :偶像真波;少女漫画家小野田

 @一彌 :男友力真波;吃醋的小野田

 @新社帅字典 :理科系坂道

 @AZUSA@勉強中 :半夜醒来发现小野田还没睡


00

 

一切的起因,都源于小野田从车轮下救出了一只差点被撞死的猫。

小野田发誓,如果他事先知道那是一只会变成人、会说人话、还是什么猫咪国的王子的怪猫,他绝对会……

好吧,他也还是不可能见死不救。

总之,那只自称新开悠人的猫向小野田保证,他今后的生活一定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好事。

“我可不要老鼠或者木天蓼喔。”

小野田笑着说。

“请您放心,我们猫咪国的宪法中报恩准则也是在与时俱进的修订的。”

……这种东西还是废除比较好,小野田想。

并没有把这件事当真的小野田,当然也没有细问那个报恩准则的具体内容。

所以他也不会知道,改进版的内容,要比老鼠和木天蓼还要糟糕得多。

——与恋人一起共度“美好的时光”。

啧啧,两情相悦,多美妙啊。

猫咪国的国王一边追着每晚八点准时播出的最新大人气偶像爱情催泪剧,一边随手修改了宪法。

 

 

01

 

小野田是被同桌摇醒的。

他居然在他们班主任的课上睡着了,还不幸的被点了名回答问题。

小野田迷迷糊糊的站起身看向黑板。

然后,他丝毫没有顾及到时间地点,在被全班四十多名同学行注目礼的情况大喊了出声。

“真波山岳?!我们班主任怎么会是你?!”

那个和蔼可亲、从不点名、有点发福和谢顶的田中老师呢!

想当然,因为小野田在课堂上的劲爆表现,下课后他被请去真波办公室喝茶了。

 

“坂道君,我觉得我需要和你好好谈谈。你是不是对我这个老师有什么意见?”

小野田差点想说明明昨天你还是我同学今天就变成我班主任了这种变故换了谁都无法接受吧!不过看到真波一本正经的忧郁表情,他开始怀疑这个人没有骗他。小野田的同学们就更不可能跟着真波一起骗他了。

所以说。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小野田因为内心挣扎而保持沉默的这会儿,真波已经自顾自的将话题推进了下去。

“……确实,老师平日和你们之间的互动太少,我们也很难有机会相互了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选择大学教师这个职业吗?”

不知道啊!

你昨天还是我的同学兼室友呢!

结果我论文课题还没拿到你都已经当上班主任了!

小野田在心中抹了把泪。

沉浸在巨大打击中的他自然也没能注意到真波嘴角浮现出的高深莫测的笑容。

“因为……”

直到双手被按住,上半身被推倒在宽大的办公桌上时,小野田终于后知后觉的回过了神。

这个姿势……有点不太妙啊?

“因为大学教师,就算与他们的学生发生性||关系了,也不用担心对方未成年。”

真波以上课般认真的语气,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小野田道。

 

这一天,小野田从下午第一节课下课,一直到放学都没有再回到教室。

也就是从这以后,真波这位年纪轻轻的新人老师,瞬间成为了全校学生敬畏的对象。

不过这也都是后话了。

 

 

02

 

小野田一睁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拉着帘幔的木质大床上。

他有些头痛的扶了扶额——看来穿越的后遗症还没好呐。

这时,房门被推开了,一个衣着朴素却难掩高贵气质的人走到了他的床前。

小野田顿时忘了呼吸。

“主上,起床的时间到了。”

他从来不知道,那个人一旦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再穿上古装,会显得这么有气质。

不管怎么看,面前的人和昨天在老师办公室押着他强做了一下午的衣冠禽兽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嘛!

“那个,真波君……其实我失忆了。”

小野田当然明白,要想了解陌生环境的世界观,这一招是最有效的。

 

小野田觉得,如果能够重选一次,他一定不要当什么国君。

每天有处理不完的政事和批不完的奏折,就算有真波大美人辅佐左右可以稍微养养眼,但是啊……

啊,说到真波。

小野田转头看向身旁的人。

他确实记得在十二国的世界里,麒麟和君王是不可以相爱的,也就是说,他和真波直到现在都仅仅是君臣的关系。

……要不要这么虐啊?

小野田长叹了一口气。

虽然他对做||爱这种事的接受度不高,但是不管怎么说,小野田确实是喜欢真波的。

所以有一天,真波这么对他说时,他完全没有多想。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什么?”

“只要我放弃仙籍成为凡身,我就可以不被麒麟的身份所束缚了。”

小野田差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但是……”

真波缓缓的将视线定格在他身上,若有所思道,“主上,您值得我为您这么做吗?”

“……”

果然真波山岳,不管在哪个时空身为什么,都这么令人讨厌!

小野田知道,对方在等待自己表现“诚意”,他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的抬起手开始解层层叠叠的腰带。

太过紧张的他,自然也没能发现真波那抹转瞬即逝的得逞的笑。

神也是有一己私欲的,只不过他们大多选择了将其深埋心中。

然而真波山岳,总是能通过最理想的途径达到自己的目的。

小野田坂道对他的认识,还远远不够呢。

 

 

03

 

“为什么我不得不做这种事啊!”

看到面前柜台里一排排整齐排列的情趣用品,小野田觉得自己快要昏倒了。

拜托,他一个守了处男身二十一年的人——尽管这项纪录两天前因为某混蛋而被打破了,但是!对眼前这些“产品”,他连自己都不知道它们的作用,还怎么去指导新人?

“小野田前辈,这可是BOSS东堂让我跟着你观摩学习的喔。”

——让他去死。

一向以好脾气著称的小野田,第一次产生了想杀到领导办公室把整天坐在老板椅上和自己前辈煲电话粥的某发箍男教训一顿的冲动。

不过在此之前……

“小~野~田~前~辈?”

还是先把眼前的麻烦摆平吧。

“你给我闭嘴!不准那么叫我!”

“嗯嗯!那就叫坂道君好了。”

“别擅自决定!”

“那么,坂道君,这个是什么?”

真波一脸纯良的拿起一根布满颗粒的棒状物体。

他一定是故意的!!!

小野田在内心中悲愤的咆哮道。

“……我不知道。”

“唉?坂道君真是冷淡呢,像你这样指导新人可是不行的啊。不过算了,反正有我在坂道君也不需要用到那个。”

好像听到了不得了的话了呢。

“那,这个坂道君总该知道怎么用的了吧?”

小野田极不情愿的抬头看了一眼真波手里的东西。

安全||套,某个人还很有眼光的挑中了最新款的超薄螺旋纹草莓香型的。

“真波君不是知道的吗?生理教育课我们可是一起上的。”

据小野田观察,那是真波上过的态度最认真的一堂课,没睡觉没走神全程都在聚精会神的听老师讲解,简直不可思议。

“唔,我知道啊。”

真波微微歪过头,做出了一副思考的表情,“但是啊,我还从没用过呢。”

小野田的神经瞬间紧绷到了极限。

他很想揪住真波的领子大吼那不关我的事想亲身体验麻烦去找可爱的女孩子反正凭你极具欺诈性的外表也不怕没人上钩。

不过此刻,他只是拿出了高中体育期末考时的那股狠劲猛的推开真波全速冲进了——更衣室。

小野田后来想,为什么偏偏是更衣室呢?跑上大街也比这好啊。

直到真波翩翩然的用钥匙打开了被他锁住的更衣室大门,在进来后又重新锁好,小野田感到自己前所未有的深度理解了国文老师教过的两个成语。

瓮中捉鳖。自掘坟墓。

看到真波手里拿着的东西,联想到自己接下来的悲惨遭遇,小野田连想哭都哭不出来了。

而某人,也非常尽心尽力的确实“做”到了让他哭不出来为止。

 

 

04

 

身为新生代少女漫画家的小野田,最近接到了一个任务——以当红偶像真波山岳为原型创作一部面向广大女性读者的漫画。

虽然小野田对自己“少女漫画家”的设定颇有微词,不过想到可以借此机会大黑特黑真波一把,心中的暗爽肯定是要多过不爽的。

然而,好景不长。

在高高兴兴的将第一话的原稿上交到编辑部的第二天,小野田就被漫画的主角请去喝茶了。

“小野田先生吗?请坐。”

第一次见到真波以这种礼貌而又疏离的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小野田不禁愣了一下。

原来这个人正经起来还真的很有偶像的气质啊。

“我想冒昧问一问,小野田先生对我没有什么意见吧?”

有。

当然有。

而且罄竹难书。

“……没有。”

“那么,关于漫画里主人公的设定……”

变态。色魔。衣冠禽兽。

老实说,小野田觉得自己完全是在如实描述。

当然话可不能这么说。

“这次漫画面向的读者主要是年轻女性群体,比起您在荧幕上展现出的那种彬彬有礼的气质,我想她们大概会更喜欢……”

小野田认真的开始了讲解。

没办法,和某个总喜欢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人呆久了,多少都会潜移默化的受点影响。

对方十分耐心的听完了他的长篇大论,露出了理解的神情。

“原来是这样。看来之前是我误会小野田先生了。”

“……”

不会吧,这家伙居然就这么被我忽悠过去了?

事情发展的太过顺利,小野田微妙的有些不安。

“不过我有一个请求。既然小野田先生之前也说了,这部漫画是面向年轻女性群体的,那么我希望,小野田先生能用自己替代女主角。”

“……什么?”

望着当场当机了的小野田,真波微微一笑,好整以暇的将双腿交叠在了一起。

“我的意思是,这部漫画,不需要任何女主角。反正现在的少女漫,有没有女主角已经不重要了吧?”

哇噻。

怎么没人提前告诉他,大明星的思维这么新潮。

好不容易找回离家出走的语言能力,小野田结结巴巴道:“但是……就算这样,也没必要是我吧……毕竟,我和真波君……真波先生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啊……”

“是吗?”

真波托起下巴,露出一副认真思考的神情。

小野田连忙用力点了点头。

“没办法了呢,既然小野田先生都这么说了。”

小野田长舒了一口气,却猛的因为对方接下来的一句话而噎住了。

“那么我也只能,现在立刻就和小野田先生,发生一点'关系'了啊。”

“!!!”

在来得及脚底抹油前,从手腕处传来的巨大拉力就让小野田背朝下摔倒在了沙发上,某个直到刚刚还漫不经心坐在他对面的人,已经不留任何逃跑余地的压在了他身上。

小野田幡然醒悟。

变态。色魔。衣冠禽兽。

明明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这些,却还是因为对方的表面功夫而放松了警惕。

既然一切都已经晚了,小野田决定这一次一定要装死到底。

一分钟后。

“等、等等!谁谁谁让你舔那里的!呜……你给我住手、真波山岳!!!”

 

以当红偶像真波山岳为原型创作的面向广大女性读者的漫画,一个月后如期推出了多达56P的诚意满满的第一话,并且迅速在粉丝们的力挺下拿下了人气排行榜第一。

当然,这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正统少女漫,自然也有它的女主角。

不过,为了这位诞生于自己笔下的女主角不被抹杀,漫画作者在背后到底做出了多大的牺牲,这些就没有人知道了。

 

 

05

 

小野田从没想过,真波山岳也会有失忆的这一天。

这种烂俗的、毫无新意的老梗,居然会降临在他的身上。

不过换句话说,只是失忆又不是智障,小野田也没有太过担心。

所以直到有一天,他发现真波开始频繁的早出晚归,才开始有些不安。

而他的预感,很快得到了证实。

真波忘了他们间是恋人的事,喜欢上了别的女生。

小野田在心中冷笑了几声,这种狗血的虐梗也想伤害到他?

不过,要说一点都不难过,那肯定是骗人的。

不管怎么说,在他准备把对他始乱终弃的某人从他们宿舍扫地出门前,小野田决定先努力一把帮真波找回失去的记忆。

 

“所以,在我失忆前,我们是恋人?”

真波盘腿坐在宿舍的床上,脸上写满了不相信。

要怀疑也该怀疑你自己的眼光,小野田恨恨的想。

“你能证明吗?”

“……什么?”

“我说我们是恋人的事,你能证明吗?”

小野田有些为难。

他和真波都不是会注意这些的人,照片也很少拍,更别说亲密照了。

“……不能。”

“拜托,现在可是你想帮我找回记忆,不尽力可是不行的哦坂道君。”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那,我们有做过吗?”

话题一下子从全年龄切换到了限制级,小野田有点愣。

“这和帮你找回记忆有什么关系?”

“我在想,如果我们再做一次,说不定我就想起来了呢。”

小野田感觉自己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你确定?”

“嗯!我会努力的!”

事已至此,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小野田挂着武士准备切腹的悲壮表情挪到了真波床上。

几小时后。

直到他们把之前用过的没用过的姿势全都试了一遍,小野田才终于意识到,真波努力的方向,根本不是“找回记忆”,而是“做”本身。

小野田只想把还趴在自己身上的人一脚踢下床,可惜他已经累到连手指都动不了了。

“……所以你真的失忆了?”

“千真万确。”

“……”

“不过放心好啦,只有和坂道君是恋人这件事,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那你有喜欢的女生的事……”

“坂道君很在意吗?”

真波亲昵的蹭了蹭小野田的脖子,“那个啊,是骗你的。”

 

后来,真波山岳被赶出自己的宿舍长达一个星期,这就是后话了。

 

 

06

 

说到小野田和真波是怎么认识的,过程还真是非常奇妙。

高中时期,一次小野田的好友鸣子得了重感冒,间或还会发烧,不得已被停课送到了医院。

小野田每天放学后都会去看鸣子,自然也就注意到了和他同一间病房的真波。

其实,第一个吸引到小野田的,并不是真波本人,而是他手里的那张纸,一张印有数读的纸。

小野田为数不多的特长之一,就是擅长解数读,他还因此拿过一些小奖。

但是向别人主动搭讪这种事,小野田从没做过。虽然很好奇纸上的题目,小野田也只能每次心痒痒的朝真波的方向偷偷看一眼。

直到鸣子出院的那一天,小野田终于鼓足了勇气跑到真波床前。

“那张数读……可以借我看一看吗?”

也就是这句,成为了标志着他们间孽缘开始的,糟糕透顶的开场白。

 

直到解开了那道数读后,小野田才知道,那是真波喜欢的女生出给他的题,如果他能解出来,她就接受他的告白。

——当然,那是仅凭真波自己根本无法解出的难题。

如果是几年后的现在,小野田一定会对真波也会被人甩这种事拍手称快,可惜那时的他还没能意识到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小野田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真波倒是大度的摆了摆手。

“已经没关系了。反正,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小野田大吃一惊,怪不得真波整天闷闷不乐。

如果自己的生命也只剩下一个月时间了呢?

即使只是想想,小野田就难免悲伤了起来。

“呐,真波君,我准备报洋南大学。如果有机会,我们在那里再见吧?”

就算知道不可能会有机会了,小野田还是希望得到真波肯定的回答。

真波也确实点头了。

一个月后,小野田再度去找真波时,同样的病房里,已经住上了新的病人。

 

直到迎来大学生活的第一天,在宿舍里再度见到那个人时,小野田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不是已经……已经……”

对方笑眯眯的把僵在原地的他推进宿舍,再把小野田的行李也一起拿了进来。

“我是说,再过一个月,我就可以出院了,乱想的可是你自己哦。不过,既然你那么想和我上同一所大学,我就勉为其难的委屈一下吧~”

这,也是小野田第一次意识到,真波山岳是个多么令人讨厌的存在。

 

 

07

 

小野田是在一阵轻微的敲打窗户的声音中醒来的。

睁开眼看了下手机,现在才凌晨三点,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

明明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结果还这么早吗。

“……坂道君?这么晚了还没睡吗?”

被他细小动作弄醒的某人,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疑惑的问道。

“嗯,刚刚好像听到窗户外面有什么声音,现在又没有了,应该是我听错了吧。”

“唔……”

真波睡眼惺忪的坐起身,帮小野田把被子裹好,又再度倒了下去。

小野田感动之余,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为什么他的室友,会睡在他的床上?

不过看到抱着自己睡得一脸幸福的真波,小野田最终还是没能把他丢下床。

 

“昨天敲窗子的是你吧?”

第二天放学后,真波带着一盒烤鱼找到了学校墙头的一只黑猫。

黑猫摇了摇尾巴,在跳下地的瞬间变成了一个男孩。尽管面无表情,不过他盯着真波手里餐盒的视线却分外热切。

“我可都按你吩咐的做了,真波前辈。”

“啊啊,谢啦。”

真波难得的没有多为难少年,径直把餐盒递给了他。

悠人一边迫不及待的将整条烤鱼塞进嘴里,一边惊讶于这位腹黑坏心眼的前辈今天居然洗心革面了。

“不过,要是坂道君在现实中也那么主动就好了呢。呐,悠人,你不是懂法术的吗,知不知道这方面相关的魔法?”

“……”

嗯,他刚刚想什么来着的?

他的这位腹黑坏心眼的前辈,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可怕呢。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20 )

© 甜甜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