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不善言辞其实内心饥渴的食物。主成分弱虫,主CP山坂。

[山坂]机械心

* 我的文除了结尾都很辣鸡

* 有时结尾也很辣鸡

* 总之,谢谢完食的你(跪拜式

 

机械心

 

苍白的病房里,躺在床上输液的少年第一次遇见了那个青年。

温柔、整洁,这是少年对他的第一印象,除了那幅遮住了他半张脸的过时圆框眼镜。

“你怎么戴着那么土气的眼镜啊。”

少年毫不留情的嘲笑道。

对方露出了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不过还是强撑着做了自我介绍。

“那、那个,我是负责你的医生……”

“名字呢?”

“……唉?”

少年不高兴的重复了一遍。

“我是问,你的名字叫什么?”

对方有些困扰的挠了挠头,最终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是机器人,是没有名字的。”

——这是发生在凶猛的瘟疫遍及全球,人类即将迎来灭亡时的,某个关于少年和他的机器人医生的故事。


少年撑着拐杖,艰难的向着土坡的顶端迈开步伐。

即使大口的喘气也无法供应他足够的氧气,即使双腿已经沉重得无法跨出,他的视线也依然没有从坡顶移开。

直到再也无法支撑住自己,重重的摔倒在草地上。

“你没事吧?”

青年担忧的跑上前想要扶起少年,却被少年拒绝了他的好意。

“……已经没救了吧?”

那是,充满了悲伤的声音。

“不用安慰我了。爸爸也好,妈妈也好,大家都离开我了,很快我也会……”

那是,充满了绝望的声音。

“我还……没能好好看一看这个我所诞生的世界……我还没能好好走一遍这片孕育了我的土地……我还……”

摊开的手被握住,却感受不到一点温度。

“……我不想死……”

他转过头看向了沉默不语的青年。

“我还、不想死……”


青年已经记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诞生的了。

在制作出他不久之后,他的父亲就去世了。

——太过匆忙,以至于连他的名字都还没有告诉他。

这也是少年生他气的原因。

“既然你不愿意把名字告诉我,那我也不会告诉你我的名字!”

他们的关系,比起朋友倒是更接近相互依存。但是青年依然很高兴能认识少年。

他由衷的希望看见少年的笑颜。

“我不想死……”

所以,在少年这么开口的同时,他就已经下定了决心。


“……把你的心脏移植给我?”

少年有些犹豫。

“嗯。机械之心不会老化,一定没有问题的!”

“但是那样你不就……”

“我会使用你的心脏活下去。”青年温柔的说,“我已经存在了很久了,但是尚未完成的事,确实还有一件——我想像人类那样的逝去。”

“像人类那样的逝去……吗?”


最终,少年继承了青年的机械心,渐渐康复起来摆脱了疾病。如同曾经说过的那般,他翻越了每一座大山,走过了每一片土地,迎来了很多相遇,也挥手了很多离别。

但是他始终觉得,自己缺少了什么。

最终,他回到了那片医院前的土坡。

土坡上的青草长高了不少,却没能掩埋住躺在其中的那个人。

那个人的神态还是一如既往的安详,只是他知道,对方再也不会醒来了。

未知的情感在心中汹涌着,他甚至不知道那是什么。

到底、缺少了什么呢?

没有受到任何驱使,他颤抖的伸出手,触上那个人冰凉的身体表面,然后仿佛用尽了自己毕生的勇气一般打开了对方胸前的金属板。

他的心脏,就在那里。

他将那颗心脏,重新放回了自己的身体。

血液再次涌进了心脏,温热的液体不受控制的溢出了他的眼眶。

来自另一个人的温度,开始伴随着血液的循环渐渐温暖了他的全身。

是的,温暖。

——他一直以来,不断在寻找的,他所失去的那样东西。

那是再漫长的旅途,也无法将之填补的。

只有那个人才能带给他的东西。

——这一天,最后的人类死去了。

——这一天,最初的异端诞生了。


extra


“真不愧是夏天啊,晚上也还是这么热……”

真波丝毫不顾及形象的仰躺在了路中间。

身为吸血鬼的他,只有在夜间才能出来觅食。不过过热的天气也会让他完全丧失了觅食的热情。

“躺在这里会不会被车压死啊?虽然我是不会死的啦,哈哈哈。”

说着这样的话,真波也完全没打算起身。

反正半夜的上山路上也不会有车的吧,他想。

可惜,很快就传来了自行车轮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真波依然不想动。

车轮身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停住了,紧接着响起了一阵奔跑的脚步声。

“那、那个!你没事吧?”

带着些担忧的青涩声音在他头上响起了。

“没事?算是吧。不过我快饿死啦,可不可以让我吸一口你的血?”

真波闭着眼睛没精打彩道。

“唉?什么?”

“……没什么。小孩子别总走夜路啦,很危险的。”

“我已经是高中生了!还有……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帮上你,不过宝矿力可以吗?解渴还是很有用的!”

真波有些哭笑不得的睁开了眼。

在看清了面前的人后,他的眼睛久违的再度干涩了起来。

还真是久违了啊,真波想。

到底已经独自等待了多少个世纪了呢?为了迎来再度与他相遇的这一天。

真波用力揉了揉眼睛。

这一次,一定要将自己的名字好好的告诉他。

——真波是这么打算的。

然而最终。

“……这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戴着那么土气的眼镜啊。”

真波只是,狠狠的嘲笑了他。

一如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那样。


END

 

robot这个paro和 @阿崗正坂 太太不谋而合了XD

不过没有太太的那么甜呢~

虽然我觉得已经很甜了(嚼着玻璃渣

评论 ( 5 )
热度 ( 71 )

© 甜甜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