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不善言辞其实内心饥渴的食物。主成分弱虫,主CP山坂。

[点梗集 ⑤]物语

* 填坑进度7/14。来自 @RiA 太太的“电车、冬天、雾”。

* 不会写文艺呢,即使关键词很文艺...(躺平

* 十一回老家,坐等吃太太们的粮啦,特别是那个谁的嗯。

* 长标题的深意,请用心去感受❤~



TR.7  初次见面的真波君与坂道君

 

今天,真波难得的在闹钟响起之前掀开被子起床了。

洗漱、更衣、吃早饭,带上早已准备好的背包和地图,充满期待的踏上了去往千叶总北的电车。

即使现在是外面街道上堆满了纯白积雪的冬天,真波的热情也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毕竟他即将拜访的是,上一届IH的冠军、之前只在电视与杂志上看过的,小野田坂道本人。

 

坐上电车,真波拿出地图仔细研究了起来。纵横交错的线路与地标不禁让他有点头疼,他开始祈祷下车之后不要迷路太久了。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小野田坂道,早已在站台等着他了。

“初次见面,我是小野田坂道,你就是真波君了吧?”

真波连忙慌慌张张的收起地图。

“是!那个,我可以叫你坂道君吗?”

看到对方害羞的点了点头,真波只觉得自己幸福的快要升天了。

 

被小野田带领着参观了总北的学园和骑行部,接着他们一起前往了秋叶原。

“这么说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除了骑车,我最喜欢的就是动漫了,希望真波君不要介意……”

“怎么会?只要是和坂道君在一起,去哪里都无所谓啦!”

真波已经高兴到口不择言了。

“呃、谢谢……”

“说起来,坂道君真的像报道上所说的那样,除了上一届IH还拿过三次冠军吗?”

“嗯,虽然真正赢的比赛不止三次啦。”

“唔哇、好厉害!我也必须加油了呢!”

哐当。

扭蛋机中掉下一个扭蛋,小野田拿出来一看,两眼瞬间亮了起来。

“是隐藏限定版的透明maniu maniu!”

“唉?这个很稀有吗?”

真波也好奇的凑了过去。

“嗯!封入率1/1000,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那还真是幸运呢,恭喜啦、坂道君!”

“谢谢!不过这个……我想请真波君收下!”

“唉?送给我吗?”

“嗯!”

“但是,这不是很珍贵的扭蛋吗?”

“正因为如此,说不定真波君拿着,就会遇到什么幸运的事了呢!”

真波觉得自己快要晕倒了。

简直是天使。

独自陶醉在小野田的温柔中的他,并没有发现对方脸上一闪而过的哀愁。

“对了!好不容易见到坂道君,一起比试一次吧?”

“唉?但是,路上还有积雪……”

“没关系!”

真波斗志昂扬的拉上小野田找到了一家自行车出租屋。虽然没有他们同款的爱车,但两人一起用陌生的车,倒也算扯平了。

“不过安全帽,就只有一顶了啊……”

小野田有些犹豫。

“那个坂道君拿着就好啦!”

“但是真波君……”

“我的话不用担心!”

真波自信的拍了拍胸脯。

此刻他的心里,已经被能和小野田一起骑车的兴奋塞得满满的了。

 

大雪初停后的路面还有些湿滑,但这也完全不能阻挡认真起来的真波。

然而,即使他已经用上了全力,也总是在转弯和上坡的地方被小野田轻松的追上。

真不赖啊,坂道君。

一边这么想着,真波一边不服输的更换了齿轮。

不知何时,视野中渐渐出现了雾,真波这才发现他们已经从公路上骑进了山里。

“那个、真波君!我们是不是慢一点比较好……”

“在说什么啊坂道君,这可是比赛哟,我是不会松懈的!”

“但是……”

真波猛一加速表明了自己的决心,不一会儿他就听到了身后越来越近的自行车轮声。

他不禁笑了起来。

小野田坂道,尽管是个温柔的人,到底也还是个不服输的climber。

这样才对嘛。

雾越来越大,在下一个转弯口时,真波终于被小野田超越了。

然而对方却没有他预想之中的高兴,而是一脸焦急道:“真波君、雾太大了,我们快点停下来吧!”

下一个瞬间。

在真波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的下一个瞬间。

小野田的车轮好像压到了掉落在路上的山石,一下向着公路外栽了出去。

那一刻,在大脑作出反应前,真波已经伸出手一把拽过了小野田。

身体重重摔进了覆盖着雪的泥土之中,头也撞到了地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真波眼前一黑,但在感觉到怀里承载着另一个人的重量之后,他又莫名的安心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小野田应该没有受伤。

“真、真波君!!”

真波努力眨了眨眼,眩晕的感觉终于减轻了些。他坐起身摸了摸后脑勺,除了还有些疼,既没有受伤也没有出血,也算是幸运了。

“看吧,坂道君,我没事哟!”

“真波君这个笨蛋!”

结果被小野田带着哭腔的训斥了。

“我戴着头盔,明明不用管我也可以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但是我啊,还是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坂道君在我面前摔倒呢。”

真波有些为难的笑了起来。

 

尽管发生了一些小插曲,毫无疑问,这一天对于真波来说,说是他有生以来度过的最愉快的一天也不为过。

回到秋叶原后,真波直接在这里搭上了回去的电车,向小野田道了别。

“那么下次有机会,再一起骑车吧,坂道君?”

“嗯!”

以此,为这一天的行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小野田坂道,真是不可思议的让人想要亲近的人呢。

在回程的车上,真波望着窗外又开始飘起雪花的天空,轻松的想。

 

直到电车消失在了视野中,小野田才收回了目光。

这时,他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啊,这不是小野田君吗?”

“新开医生?好久不见啊。”

“嗯。刚刚去书店为悠人买了几本书。那孩子,对魔法少女季刊的执念还真是……说起来,今天你也在陪他?”

听到这句话,小野田脸上的笑容渐渐染上了难以言喻的苦涩。

“嗯……”

“那还真是……辛苦了啊。”

新开挠了挠头,最终也只说出了这句话。

今年春天,新开在医院接待了一个摔车的高中生。幸运的是,对方没有受任何外伤,除了轻微的皮下出血也没有查出任何组织损伤。

新开嘱咐了几句和他同行高中生,就去忙其他的病人了。

那个陪同而来的高中生,正是小野田坂道。而因摔车撞到头部的,就是真波山岳。

一切本可以这样结束了。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一切,却只是刚刚开始。

第二天,小野田流着泪找到了新开。

真波忘记了所有自己与小野田一起骑行的经历,并且依然以为自己活在一天前,再次从箱根坐车来到了千叶。

他的记忆,停止在了他摔车前的那一天。

而与小野田见面的约定,也变成了他们无数次的“初次见面”。

“很奇怪吧,医生?IH也好,之后的骑行也好,明明是我们一起参加的比赛,明明一直以来他都在我身边,现在,却变成了'我一个人的比赛'……”

新开无法想象小野田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每天在车站前等待即将与他“初次见面”的真波,又是如何从春天到夏天,从秋天到冬天毫无怨言的坚持下来的。

尽管知道真波恢复的可能性只能被称作奇迹了,新开却无法劝阻小野田的行为。

毕竟,如果他的弟弟变成这样,他也一定会采取相同的做法吧。

“我想,如果我变成这样,真波君也一定会采取相同的做法吧。”

新开愣了一下,从回忆中收回思绪看向了眼前的人。

“而且,真波君是为了拉住快要摔倒的我才会摔车的。”

新开无言的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小野田的肩膀。

“那孩子的话,大概就算知道自己会变成这样,也不会后悔的吧。即使忘掉了自己,他也还是记得和你见面的约定吧?所以,不用自责。”

“……嗯。”

“明天,他也会再来的吧?”

“嗯。”

“那么明天,你也会在车站等着他?”

“嗯!”

少年看向新开,目光中满溢着澄澈的坚定。

“我会一直等着真波君,直到他重新想起一切的那一刻。”

 

“呜……好冷啊……”

寒风中,小野田裹紧了棉袄在车站来回踱着步。

这时,一辆电车开了过来,慢悠悠的停在了他面前。

小野田连忙抬起了头。

车门缓缓的打开了,蓝发少年一如既往的拿着地图跳下了车,在看到他的瞬间高兴的跑了过来。

仿佛受到了对方笑容的影响,小野田也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是啊,不论、经历了多少次。

即使、还要再经历多少次。

也必将,以这样的开端……

 

“初次见面,我是、小野田坂道。”

 

 

END

 


 

 

 

“初次见面?你在说几百年前的事情啊?坂道君。”


评论 ( 15 )
热度 ( 55 )

© 甜甜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