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不善言辞其实内心饥渴的食物。主成分弱虫,主CP山坂。

[点梗集 ④] 醉月

* 填坑进度6/14。来自 @孤君笑 太太的小野田醉酒paro。

* 甜味玻璃渣。看在HE和难得一次玻璃渣的份上放过我啦,我都没在中秋当天发(逃

* 没看懂的太太,请仔细回味一下真波两次出场所说的话哦~



TR.6  月见酒

 

“剪刀、石头、布!”

“哈哈哈、又是本大人鸣子赢了!”

“唉唉?怎么这样……”

“罚酒罚酒!小野田!”

“是是~”

“还有你、冷面泉!别以为一声不吭就能蒙混过去!”

“……别老给小野田灌酒。”

“可以啊、只要你连他的份一起喝了!”

“……无理取闹。”

“你说什么?!”

看着又开始吵闹起来的今泉和鸣子,小野田一边傻笑着,一边摇摇晃晃的不知第几次将酒注入了碟子中。

“喂喂、小野田,你真的还能再喝吗?”

“没关系啦,鸣子君~”

“但是这已经是第……”

“我很高兴哟!”

一把趴在桌上,连带着碰翻了几个碟子,小野田努力睁大眼睛看向了坐在桌子对面的两人。

“因为,我们三人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围坐在一个桌子前了吧?上一次到底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

“很久吗?”鸣子高兴的举起碟子用力和小野田一碰,“我倒觉得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呢!小野田带着'安全第一'的帽子,和我一起追赶那辆轿车!”

“结果最后还因为太惊讶了,忘了把香烟扔回去了哎……”

“就是、哈哈哈!”

“还有今泉君、真的不再考虑下加入漫研社吗?再比一场的话,说什么我都要超过今泉君让你加入漫研社的哦~”

“小野田你……还没放弃吗。”

“哈哈哈哈!真不愧是小野田呢!”

“不过还真是令人怀念啊!”

“是吧!”

“这么说起来,有一次冷面泉还把我悄悄叫去秋叶原……”

“鸣子!”

“干嘛啦、别拉我!”

“唉唉?然后发生什么啦?”

“他要我去帮他找全套的love hime蓝光!”

“我那是……”

“呜啊、今泉君和鸣子君的关系真好呢!”

“才没有!”

“怎么可能。”

“嘿嘿……”

“话太多啦小野田!来、一起干了这一杯!”

“干杯!”

酒碟相撞的同时,竹制的纸门被轻轻拉开了。

三人齐齐看向了门口。

“还没睡吗,坂道君?”

“当、当然的吧!难得有机会和今泉君、鸣子君一起喝酒,怎么可能那么早就结束啊!想睡的话真波君先去睡啦!”

小野田仗着酒劲使劲对真波摆了摆手。

“啊,这样啊,确实呢。那么,玩得开心喔。”

真波点了点头,体贴的重新拉上了门。

室内一下子陷入了寂静之中,谁都没有再说话。

直到红发的少年打破了沉默。

“不过,这样一来,我也就放心了呢。”

“虽然不想和鸣子站在一边,但是这一次,我也是这么想的。”

“哈?冷面泉、你说什么?!”

“小野田,那么我们就……”

“不要说!”

小野田突然将脸埋进了胳膊里,大声打断了今泉。

“不要说出来……拜托了……”

两只手一左一右的按上了他的双肩,即使不用抬头,小野田也知道那是他的两个最好的朋友。

“什么啊小野田!这么多年了也没点长进!我和冷面泉还会再来看你的啦!是吧、冷面泉?”

“啊。”

“所以啊,今天也差不多该在此结束啦。比赛的事,IH的事,等到下次再一起聊吧?啊对了、还有拼酒!”

“下次我可不会输给你。”

“你!你这个我的手下败将、到底哪来的自信啊!”

“……哼。”

“喂、我说!”

在两人的喧闹声中,小野田昏昏沉沉的闭上双了眼。

 

再次睁开眼时,今泉和鸣子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小野田趴在桌子上没有动。

竹制的纸门被轻轻拉开了。

“坂道君,现在,是一个人了吗?”

真波轻轻道。

“……嗯。”

小野田吃力的坐起身,指了指对面的位置。

“真波君,来陪我喝一杯吧。”

真波无言的点了点头,拉好门坐了过去。

“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呢……”

呆呆盯着面前被重新注入酒的碟子,小野田喃喃自语道。

“一百年?两百年?我倒是感觉就像昨天一样呢,三人坐在一起吃饭、一起开玩笑……”

“嗯。”

“今泉君和鸣子君总是斗嘴,我却觉得他们的关系超好,真的很羡慕……”

“嗯。”

“还有一起在峰之山上的练习,一起合宿、为了拿到进IH的资格而拼尽全力……”

“嗯。”

“说好了要三人一起冲过终点线,结果参加了那么多场比赛,却一次也没能做到呢,哈哈哈……”

“嗯。”

“……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啊……”

“嗯。”

“但是为什么,还像昨天发生的一样呢……”

小野田不解的歪过头,看向了摆在柜子里已经泛黄褪色了的三人合照。

——那是,早已被这个时代所淘汰的古旧照片。

“坂道君,后悔了吗?”

真波静静的开口了。

“那还用说吗……”

小野田猛的往嘴里又灌了一口酒,“超级、后悔的啊……”

选择了和真波一起变成了这幅不老不死的身躯,从那以后,小野田就只能无力的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湮没在时间的洪流中。

“但是啊、如果未来发明出了那种能把人传送回过去的装置,如果能再回到那个时候,我大概也还是会做出相同的选择吧……”

小野田摇摇晃晃的挥着手,从真波手里一把抢过了酒碟。

“因为我啊,比对今泉君、鸣子君……比对自己还要更加的、喜欢真波君……”

“……”

“没错!我就是这样、这样的、深爱着真波君呢……”

“你醉了哦,坂道君。”

“嗯……”

“这种话我还是希望在你清醒的时候对我说啦。”

“……才不要呢,我还在生真波君的气呢……”

感觉到自己被另一个人抱了起来,小野田扭动了一下身子,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将脸埋进了真波怀里。

“……明天、我想去北海道滑雪!”

“可以哟。”

“还有、去南极看企鹅!”

“一天的话会不会有点勉强?”

“我不管!我就是要去!”

“可以哟。”

“还有、我要和真波君再跑一回IH的赛道!这次一定要把你甩得远远的!哼哼~”

“可以哟。”

“然后……”

“嗯。”

“……在回来的时候,顺便为今泉君和鸣子君的墓献一束花吧……”

“嗯。”

“……”

“坂道君。”

“……什么?”

“虽然觉得很愧疚,虽然觉得不应该这么做,虽然觉得必须要道歉才对——你为我舍弃了一切,我能献给你的却只有'我'而已。”

“……”

“但是,谢谢你。”

“……”

“谢谢你选择了我。”

“……”

“还有,我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比今泉君和鸣子君,比坂道君自己,还要更加的爱你。”

一直沉默不语的小野田终于再度露出了笑容。

“……什么啊。我看喝多了的、是真波君才对吧?”

“嗯。谁知道呢。”

“不过、偶尔这样……也不错呢。”

“嗯。”

抬起头,窗外的月亮正向着小野田散发着柔和的光辉。

“……今晚的月亮,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丽呢,就像真波君的眼睛一样,嘿嘿……”

“是吗?我想那一定是因为,坂道君喝了太多月见酒了吧。”

 

 

如果还能再见面,下一次,请让我向你们介绍一下这位真波君吧?尽管这么说有点害羞,他,是我最重要的人呢。

如果还能再见面的话。

我的挚友们呐。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68 )

© 甜甜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