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不善言辞其实内心饥渴的食物。主成分弱虫,主CP山坂。

[点梗集 ②] 双向

* 填坑进度4/14,这次只有一篇。

* 吸血鬼与猎人的老梗。

* 双向暗恋太太们看多了,所以这篇是双向STK

* 很纯洁的啦,别想歪。



TR.4  猎与猎

 

小野田在看着他。

每天在时针分毫不差的指向七时起床,把比他发色浅一些的蓝色hello kitty睡衣揉成一团塞进洗衣机,然后换上清爽的运动衫,从冰箱里拿出两片面包塞进嘴里,背起包出门。

小野田知道他很会做菜。有一次,小野田看到他在晚上回来时,提着一袋塞满了各种蔬菜和肉类的购物袋走进厨房——半小时后,这些食材变成了一盘盘丰盛的料理被他端上了桌。那是即使小野田这种很少对人类食物产生兴趣的人也有点把持不住的美味。

当然,心血来潮的料理往往只是他一时兴起。每样菜吃几口后,他就厌倦了。

每每这时,小野田都会万分惋惜的看着他无情的将剩下的菜全部喂给了垃圾桶。

然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又会恢复两餐基本靠面包糊弄的生活。

——两餐,早餐和晚餐。白天他不在家,午餐吃了什么自然也无从推测。不过小野田知道他是去了学校,自己跟踪过他几次。

七点十分出门,和他乘上同一班电车。他们所在的这一站似乎离起始站很近,每次上车空位都很多。他总是坐在前排左手靠窗的座位,而小野田选择站在车厢的后部——自己也坐下来的话,下一站车上的人多了就看不见他了。

当然,车程实在太过无聊,小野田经常会站着睡着,几次之后他就放弃了这种形式的观察。

反正,大致的结论小野田也得出的差不多了。

——在校学生,独居,人际关系淡薄,从没见过有友人来访。

额外附赠超一流的厨艺。

非常的理想,小野田想。

这样的人类,即使从社会上消失不见也不会有几个人发现。

真是非常的、理想。

对于正在寻找人生中第一个猎物的吸血鬼,小野田坂道来说。

 

吸血鬼成年后就不能再做吸食家族提供的血液的米虫了,这点小野田也不例外。一个月前,他被正式扫地出门了。对他来说,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尽快找到他的第一个猎物。

当然,像小野田这类血统纯正的高等吸血鬼,一生中也只需要两个猎物。作为牺牲品的第一个——很多吸血鬼在第一次吸食新鲜人血时都会克制不住本性的一次吃个饱,等反应过来时,那个被选中的倒霉人类多半已经去见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上帝了。同样也感到非常惋惜的吸血鬼们,只能继续去寻找下一个猎物——长期为他们提供血液的、有很大几率会像烂俗小说里写的那样被他们变成同类然后发展出一段罗曼史的人类。

什么?你说那些每天零嘴都不一样,靠色诱滥交的吸血鬼?会这么做的只有低等吸血鬼。作为高等吸血鬼,小野田和其他家族的孩子一样,可是经过了严格的教育和考试才被允许独自在人类社会生活的。

尽管他补考了三次。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住在每天只要负责吃和睡外加想尽了法子打发时间的古堡中,连坐电车该投哪一种大小的圆片片这个都得从头学起,补考三次已经算是很快了。小野田的两个同龄好友今泉和鸣子,现在也还在猛K书研究人类的信号灯该怎么看之类呢。

总之,小野田对于自己选定的这位住在他对面那栋楼的人类相当的满意,满意到甚至不惜每天早起爬到窗前观察他从起床到出门,晚上再守在窗前猜测今晚他会不会做一顿丰盛而又浪费的大餐。

小野田完全不担心他会发现自己。就算他朝这个方向看过来,以人类的视力也只能看到混凝土打造的公寓和一排排灰蒙蒙的窗户。

小野田渐渐喜欢上了观察他这件事。尽管他的作息在他的同类看来只能用枯燥无味来形容,不过对于尚且不谙世事的年幼吸血鬼来说,可是比整天在古堡里玩探索游戏有趣多了——小野田甚至连古堡的墙面由几块砖建成都了如指掌,吸血鬼的生活就是可以无聊到让他花上半年数墙砖的地步。

今天,小野田新奇的发现他在晚上回来时,带回了一盒包装精美的慕斯,似乎是谁送给他的。

但他并没有因此而高兴,只是随意的将它塞进了冰箱,就开始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了。

小野田有些沮丧的离开了窗台。

那个慕斯的奶油中还包含着没有溶化的冰渣,尝起来一定非常美味。小野田按耐不住的舔了舔嘴角,决定也去买一块。

这是他第一次到蛋糕店。

小野田自认为自己是一只懂得节制的吸血鬼,但在看到琳琅满目的甜点和散发着新鲜芬芳的蛋糕时,他的自控力彻底变成了一团轻飘飘的云朵离他远去了。

他没有犹豫的买下了需要蛋糕店专程开车为他送货上门的数量的蛋糕。

而在这之后的一个星期,小野田的餐桌都被各式各样的蛋糕占据了。

他有些后悔买了这么多。

小野田也想过要不要分给那个人一些,不过一来他们间只是自己单方面的认识他,二来那个人终究也只是自己的猎物。既然最开始就注定了被杀的命运,还是不要认识比较好。

小野田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了非常的遗憾和一点点的难过,尽管他并不明白其中的原由。

人类的食物终究只能满足吸血鬼的味蕾而无法平息他们的食欲。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时候该结束这种以蛋糕为食的日子了。

 

 

 

真波是一名优秀的吸血鬼猎人。经他之手解决的吸血鬼可比被警察逮捕的杀人犯多多了。

不久前,真波接到了一个新任务。

一只尚未亲自捕食过的吸血鬼潜入了他所在的城市。这也就意味着,用不了多久,新闻上将刊登一起受害者因失血过多而死,又找不到剧烈创伤的悬案了。

真波的任务,就是在出现受害者之前,将那个吸血鬼抹杀。

这对他来说实在是轻而易举。

真波先安排好后辈将他隔壁那栋楼的一间空房买下装上监视器,再将低价卖房的广告贴在了那家伙的必经之路上。

尽管直接追杀过去也不会输,真波还是想尽量避免打草惊蛇。

毕竟难得出现一个乐子,就这么弄没了也太没劲了。

在拒绝了几个无关人士后,后辈果不其然的接到了那家伙的电话。

一切的一切,开始按照真波预期的那样,平稳的发展了。

 

吸血鬼猎人虽然听起来很酷,他们的生活其实与常人无异。真波每天都要按时起床换好衣服,迅速解决完早餐前往学校——并非以学生的身份,而是以老师的身份。在上完自己的课直到下班的这段时间里,他可以悠哉的坐在办公室的皮椅上看视频——那只吸血鬼的监控录像。

真波也见过不少长着可爱娃娃脸实则心狠手辣的吸血鬼,不过那家伙不是。

白天时间,那家伙基本不是在看书就是在睡觉。他有着整整一书柜的书,有的名字印的比较大,真波可以轻松辨认出来,无非是一些与人,或者说与人类交流的方法。

真波觉得有些可笑,吸血鬼想要和人类一起生活,就和人类想要和猪排一起生活一样不切实际。尽管真波并不喜欢猪排,但他也不否认如果周围全是猪排的话说不定哪天心血来潮就抓起一块吃掉了。

不过,那家伙做笔记的样子真的非常认真。每每这时,真波就会感到莫名的烦躁,烦躁到在那些交上来的一看就是学生鬼混的作业上打下一个干净利落的叉。

有时候,那家伙也会因为不适应早起而睡眼惺忪一上午。真波很好奇他既不需要工作也没有出门觅食,每天早起是为了什么。可惜监控在办公室,真波没法知道更早一点他在做什么。

那家伙的睡相很糟糕,真波时常能看见他从被揉成一团的睡衣里露出的锁骨和纤细的腰身,还有那一脸毫无防备的咬着被子淌口水的样子。真波曾经恶趣味的想,要是被那家伙含着的不是被子,而是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就好了。

有几次真波去学校时,那家伙也刚好出门。真波习惯坐在电车前面左手靠窗的位置,那家伙喜欢站在车厢的后面。这时候真波就会透过窗玻璃反射光明正大的观察他。

开始那家伙还能勉强打起精神,几站过后,他就维持着拽着吊环的姿势开始打盹了。每当这种时候,真波几乎要调动起全身的理智才能防止自己走过去狠狠的掐一把他的脸。

幸好那家伙只坐了三天电车,就又恢复了白天宅在家里的生活了。

真波在长舒一口气的同时,心中也升起了一股难言的遗憾。

他觉得自己的状态有点不对。

那天回家后,真波为自己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希望在食欲上的满足能令他暂时忽略一下另一种欲望。

然而这根本没有用。

他只吃了几口,就把剩下的饭菜全部倒进了垃圾桶。

真波知道有些吸血鬼喜欢先色诱猎物上钩,再乘机满足自己的食欲。

如果那家伙也是他们之一的话,真波倒是很愿意用自己的血液来换取睡他一晚的机会。

那家伙,也是他们之一就好了。

 

今天是真波的生日。

上司在送了他一块小蛋糕祝贺时,小心翼翼的问起了计划的进展情况。

真波含糊的告诉他就快结束了,拎起蛋糕回了家。

他知道不能再拖了。

将一口未动的新鲜慕斯蛋糕塞进冰箱,真波躺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

那家伙当然没有出现在屏幕中。

有那么一瞬间,真波想跳起身冲到对面那栋楼敲开那家伙的门。

不过很快他就压下了这个想法。

那家伙终究只是他的猎物,就算认识了他,知道了他的名字,又能怎么样呢。

等待着那家伙的命运,从最开始就是注定好了的。

真波有些疲惫的合上了眼,在电视声中不稳的睡去了。

 

这是真波最后一次看关于那家伙的监控录像——他已经决定了,今晚就下手。

那家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买了很多蛋糕,吸血鬼也有喜欢甜食的吗。吃完后,那家伙认真的刷五分钟的牙,末了还不忘对着镜子确认了两眼犬齿的状况。

换作往常,真波一定会觉得他的样子非常可爱,顺便脑补一发大人限定的小剧场来排遣一下自己的欲望。但是今天,他却有些看不下去。

真波关了显示器,拿起桌上的几本作业本,准备随便叫几个学生到办公室来和他谈谈心。

已经可以结束了,他想。

 

 

 

小野田算准了他回来的时间,在公寓的门口等着他。

毕竟是第一次进食,小野田还是决定保险起见的使用魔眼。

“可以请你,让我咬一口吗?”

魔眼的效力如何,在此之前他并没有尝试。小野田有些紧张的问出了这句话。

“这里来往的人比较多,到你的住处吧。”

对方这么回答道。

小野田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再次确认了魔眼的作用还在,他领着那个人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那个……我会尽可能不吸太多的……嗯、我是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希望你死掉……”

小野田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被魔眼所控制的人,就像被他操纵的行尸走肉一般,根本不可能进行更高层次的思考。

根本,不会明白他的心情。

小野田叹一口气。

“我叫小野田坂道,你的名字是?”

“真波山岳。”

“真波君,等一下可能会有点痛,对不起啦!”

小野田走近那个人,扶上了他的肩膀。

就在这时,他的手腕被猛的抓住了。

小野田震惊的抬起了头。

他的猎物——真波山岳,此刻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以一双根本不会是被迷惑的人该有的,饱含了欲望的深邃双眼。

“等一下会痛的,难道不是你吗?”

 

三天后。

看着曾经十分向往,而今近在眼前的铺满了整张桌子的大餐,小野田却只想把桌子掀了。

他觉得自己是有史以来最窝囊的吸血鬼,没有之一。

那天晚上,他确实在千钧一发之际咬进了真波的颈动脉。

然而只吸了一分钟,他就喝饱了。

用真波的话来说,就像人类中也分为能吃的和不能吃的类型,他在吸血鬼中大概算是饭量很小的那一类。

别说致死量了,小野田一次吸的血,甚至比人类的最低献血标准还少。

“那么接下来,该是我的回合了吧?”

于是,作为这次饱腹又没能弄死对方的代价,小野田被真波做了一个晚上。

他拼命解释自己并不是那种喜欢和人类滥交的吸血鬼,可是对方完全没有听他说。

从他开始的反抗、挣扎,直到最后的抱着被子哽咽,对方都没有放过他。

小野田第一次知道了,有的人类,比吸血鬼可怕多了。

根本、就是禽兽!

“又在讲我坏话了?”

小野田沉默的瞪着对方。

“劝你还是放弃吧。你想什么都写在脸上呢。”

“你不是吸血鬼猎人吗?”

“是啊。”

“这就是你的猎杀方式?”

“怎么可能。你是特别的。”

我宁可不是。小野田郁闷的想。

“哪里特别了?”

真波紧贴着他坐了下来,顺势把脸埋在了小野田的肩膀上。

“因为你问了我的名字啊。”

因为只有你,和我交换了名字啊。

 

END



TR.4:电车;STK;互不认识。提供: @昼行夜会 


某人曾经问我是不是只会写对话体,在完成这篇后,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回答她:

是!!!

by 完全不会描写的甜圈(到底是谁第一个把我的ID简化的?!)

顺便,真波你们要随便领走,小野田给我留下,没有商量的余地嗯。

评论 ( 10 )
热度 ( 112 )

© 甜甜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