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不善言辞其实内心饥渴的食物。主成分弱虫,主CP山坂。

[点梗集 ①] 恋心

* 填坑进度3/14。更一发证明自己还是有在(龟速)填的_(:3 」∠)_ 

* 非按照点梗顺序,请太太们不要急呃...

* 接下来会削减一下篇幅不然我一定精尽人亡 _(:3 」∠)_ 



TR.1 室友

 

真波山岳是小野田坂道大学时期的室友。

虽说是室友,他们的关系并不太亲密——真波总是刻意的保持和别人的距离,即使是小野田。

也许这个人生性就比较冷淡吧,小野田想。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和真波成为朋友。

直到有一天。

 

小野田有一个可爱的妹妹,他也非常疼爱这个妹妹,每个周末必然都是陪她去逛街。

然而今天,小野田在往常约定的地点等了十分钟,才姗姗来迟的接到妹妹的电话。

电话的内容很简单:她有了男性追求者,以后不用和哥哥一起逛街了。

挂上电话,小野田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学校。

这种感觉并不难理解,就好像一直以来精心照顾的薰衣草某天突然被不认识的路人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抱走了。

最关键的是,薰衣草还是自愿的!

小野田现在只想赶紧回到宿舍,抱住他那个只会说风凉话的室友大哭一顿,然后把眼泪鼻涕都蹭在对方身上。

然而他的期望又一次落空了。

宿舍里没有人。

小野田很少遇到真波不在宿舍的情况,甚至可以说这种事发生的概率是千载难逢。

真波不在,意味着自己可以暂时的在宿舍里胡作非为了——这个想法让小野田瞬间把悲伤的情绪抛到了九霄云外。

真波虽然自己装了一个很大的衣柜,却从不在小野田在场的时候换衣服,或者说、打开那个衣柜。

小野田一直觉得自己的室友一定私藏了不少特别的衣服,比如湖鸟公主的超短裙之类,所以才不愿意被自己看到。

有一次他甚至告诉真波自己完全不介意这些,遗憾的是对方也只是和大多数情况一样的无视了他的好意。

——既然这样,就由他亲自来解开这个谜团吧!

小野田以此为借口稍稍掩饰了一下窥探室友隐私的罪恶感。

衣柜没有锁。

小野田屏住了呼吸,有些紧张的拉开了那扇从不对他打开的门。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里面并没有他想象中的轻飘飘少女群,甚至连衣服也一件都没有。

衣柜的内侧,贴满了不同时间地点的照片。

照片的主人公都是同一个人——现在正拉开柜门的小野田坂道,他自己。

 

开门声让小野田吓了一跳,他反射性的转过身,却没来得及关上衣柜的门。

真波静静的站在宿舍门口。

“你看到了啊。”

用听不出感情的声音这么说道。

小野田觉得,此刻本该理直气壮兴师问罪的,应该是连穿着平角裤一边抱着被子一边淌口水的糟糕睡相都被毫无保留的偷拍下来的自己才对,但他却莫名的产生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刚才的电话我听到了哦,你已经不需要再陪你那个亲爱的妹妹一起逛街了吧?”

小野田不敢问真波怎么会知道他电话的内容,也许在看到那些照片的同时,他就隐约猜到了。

“那么……”

真波反手带上了宿舍的门。重新恢复了封闭的空间里,只留下了一句暧昧不明的话语。

“接下来,总算该轮到我了吧?”

 

 

TR.2  fan

 

“东堂前辈、等一下我录完节目就从后门先走了,请务必替我保密!”

“啊……”

东堂看了看神色紧张的小野田,突然一把搂住他使劲揉了揉他的头发。

“别紧张啦小野田!就算是新人,也差不多该对偶像这个职业习惯了吧?”

“倒不是这个问题……”

“嗯?”

“不……总之、拜托前辈了!”

看着匆匆忙忙进了演播室的小野田,东堂有些困惑。

“……那家伙,到底在害怕什么呀。”

 

作为知名偶像团体“箱根组”的元老级人物之一,东堂的粉丝可以说是遍布全日本,大概国门以外也有不在少数吧。正因如此,他自认为什么样的迷妹都见过。从十六岁到六十岁,委婉的奔放的害羞的热情的,不管哪种女性粉丝他都能轻松应对。不过这也和东堂本身比较好说话有关,基本粉丝向他提出的,不是交往这种要求他都会全力以赴。

——交往是不行的哦,东堂心里已经有一个人了。

一想到那个人,即使马上就轮到自己进演播室了,东堂还是毫无危机感的傻笑了起来。

正在这时,走廊上电梯的门突然打开了。

一位穿着一身清爽的运动衫,怎么看都像从刚下课的大学课堂里走出来的年轻人朝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脸不错。

这是东堂对他的第一印象。

没见过的人呢,是新晋的偶像吗?不然也没道理能通过门卫和保安直接进到这里。

“请问……”

东堂正胡思乱想着,对方倒是主动向他搭话了。

“坂道君……小野田坂道在这里吗?”

“唔。你是他的朋友?”

东堂随口问道,没想到接下来对方的回答却吓了他一跳。

“朋友?我们可不是那种肤浅的关系。”

“……哈?”

“粉丝也好迷妹也好随你怎么叫,不过有一点是不会变的——我是坂道君的追求者,在他答应和我交往前我是不会止步于此的。所以,这个演播室只有这一个门吗?”

现在的追求者态度都这么强硬了吗?

东堂对男性粉丝的了解实在不多,但他还是本能的觉察到了眼前人的危险。

“只有这一个门。”

东堂谨慎的回答。

对方露出了一个非常微妙的表情。

“我知道你哟,东堂尽八。作为坂道君的前辈我还是略有了解的,包括你那个秘密恋人卷岛裕介。”

哐当。

东堂的大脑瞬间当机了。

这是“略有了解”的程度吗?!

“所以,还想继续守护你的秘密的话,接下来请务必对我说实话。”

东堂不禁有些生气。

“……你是在威胁我吗!”

对方倒是非常坦率的点了点头。

“像你这种连撒谎都不会的失败偶像,只要老老实实被我威胁就好了嘛。”

“……”

 

偷偷摸摸的从演播室的后门走了出来,小野田悄悄的通过安全楼梯下到了一楼,打开逃生通道的门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然后。

该说是出乎意料,还是果不其然呢。

“哟,坂道君,下午好!”

小野田扶着门框长叹了一口气。

果然这种类型的人就连东堂前辈也应付不来吧。

“真是彻底败给真波君了……”

任命的接过对方递来的头盔,小野田没精打采道,“今天是摩托车吗?”

“没错哟。我想体验一下被坂道君从背后紧紧抱住的感觉啦。”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紧紧抱住真波君的!”

赌气的爬上了后座,然而在车开起来两秒中后,别说抱住了,小野田恨不得直接贴在真波背上。

“……要不要这么快啊——!”

呜呜、交警大人,请务必拦下这个人啦!

小野田在心中由衷的祈祷道。

 

 

TR.3  蛋糕师

 

“坂道,去秋叶原回来时记得帮妈妈买几盒小蛋糕喔!”

“是!那个、是哪一家的蛋糕?”

“就是我们家门口这条街尽头的那家蛋糕店,非常美味呢!妈妈这里还剩最后一块,坂道也尝尝吧?”

 

直到从秋叶原回来的路上,小野田还在想着那个蛋糕的事。

确实,松软适当,冷藏过后也冰冰凉的很清新。

但是、它根本、一点都不甜啊!

小野田自认为不是甜食党,但他对黑咖啡这类无糖食品的接受度也很低。

不如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就算不嗜甜,它也是必不可少的调味。小野田无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做出这样的蛋糕的,到底是怎样的人呢?”

好奇心使小野田无意识的加快了脚步,很快他就站在了那家蛋糕店门前。

黯淡的原木色门面,就连店名也只是以深棕色的假名简单的拼凑在了一起。

“妈妈是怎么发现这家店的啊……”

然而,在推开玻璃门的那一刻,小野田终于意识到了这家店的人气。

与外面因为冷清而显得有些空旷的街道相比,这家面积不算大的店里完全就是挤满了人嘛。玻璃的蛋糕柜台被人群挡得基本看不见里面不说,门口排队结算的人也都快排到门外了。

“……这么有人气?”

踮起脚尖努力从人群的缝隙中往里看了一眼,小野田好像有些明白了。

——店里唯一的店员,是一位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少年。

当然,相貌比他帅多了,小野田在心里不情愿的承认道。

“原来妈妈喜欢这个类型啊……”

任命的挤进人群挑选好蛋糕,排在长长的队伍末尾,小野田还是有些在意那件事。

结账时,他忍不住问了出来。

“那个、你做的蛋糕很好吃!但是为什么没有甜味?真的一点都不甜呢。”

“……”

一瞬间,即使是迟钝的小野田,也感觉到了气氛微妙的冻结了。

不过对方很快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的把小野田选的蛋糕打包好,末了还单独加了一块给他。

“送给你的。”

少年这么说。

小野田有些慌张的接了过来。

——也许这个人并没有他看上去的那么冷淡吧。

小野田想。

这个想法一直保持到了他到家后尝了一口那个特别的蛋糕。

“!”

……怎么、可以这么苦?!!

 

作为上一次意外的小小“回报”,在第二次去那家蛋糕店时,小野田带上了被自己誉为“即使是湖鸟公主厨也绝对难以下咽的超甜马卡龙”,准备以此回敬那个少年。

——既然他做的蛋糕里都没有甜味,本人一定也相当讨厌甜食吧。

对方当然不会束手就擒,不过最后胜利的还是小野田。

——某方面来说,他也有相当孩子气的一面。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的强硬要求下,少年居然面不改色的吃完了整盒。

并且最终,给了一个让小野田难以理解的回答——

“我尝不到甜味。”

 

躺在床上咬了一口手中的蛋糕,一边为会不会把蛋糕屑洒在床单上而苦恼,一边又完全不想动。

没有甜味的人生会是怎样呢?

小野田努力思考了五分钟,觉得如果自己一辈子只靠吃这种缺少一种味道的蛋糕生活,还不如让他赶紧前往下一个轮回。

——那也,太令人难过了啊。

“……好、就这么决定了!”

好像突然想通了什么,小野田猛的从床上跳了下来,飞奔出了家门。

“从今天起,我就是这里的助手了!”

十分钟后,他站在蛋糕店的柜台前,气喘吁吁却又志气十足的立下了这样的宣言。

 

“完成了!小野田坂道的独家蛋糕!”

“看起来真糟糕。”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啦,毕竟我可是第一次……总、总之!真波君快点尝尝吧?”

“不要擅自叫我名字。”

“什么啊你那幅嫌弃的表情。不过看在之前九十九次都是我嫌弃你的份上,这次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吧。”

“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怎么样?甜不甜?”

第一次被人一脸期待和紧张的注视着,真波有些不知所措的垂下了眼睑。

“……难吃。”

“……”

 

这之后的一个月,小野田都留在了蛋糕店里帮忙,似乎直到真波意识到甜味为止他都没想过放弃。

真是让人伤脑筋。

真波有些高兴的想。

在一个即将结束营业的晚上,某个顾客对真波说了这样的话。

“最近店里的蛋糕加入了甜味啊,真不赖嘛!是你恋人帮忙做的?”

“我没有恋人,东堂先生。”

“虽然以前的也很不错,不过果然还是这种充满了恋爱气息的蛋糕最棒了!”

“有在听我说话吗。”

“什么时候让我见一面?那个女孩?”

“东堂先生,我要准备关店了。”

“嘁,真小气。”

直到最后的客人离开,真波还保持着望着门口发呆的动作。

“刚刚有谁来过吗?”

话题的中心人物毫不知情的掀开帘子从里间走了出来,准备换下店里的制服。

“没有。我说,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会走啊。”

真波用一成不变的语气小心翼翼的藏起自己的紧张。

“真波君是有多健忘啊。我不是说过了吗?直到真波君开始意识到甜味为止,我都不会离开的。”

“喔。”

接过小野田特别为他烤的那块蛋糕,真波一边咬下一口,一边口齿不清道:“那你还是做好一辈子都留在店里的准备吧。”

“什么?”

果然,小野田并没有听清。

真波微微别过了脸。

“没什么。”

他默默的看着手中被咬了一口的,已经开始做得像模像样的蛋糕,开始觉得说不定,自己已经明白了甜的味道了。

——恋的味道。

 

END



TR.1:痴汉真波;妹控小野田;大学同居。提供: @多話のkk766君 

TR.2:迷妹真波;偶像小野田。提供: @枪孔橙子 

TR.3:蛋糕师真波;顾客小野田。提供: @__ぃIllusionヶ 


最后,我觉得点梗集应该叫山坂百景才对。

文风是精分患者的我也决定不了的所以,分到黑波还是白波这种事......

完全看脸啦 XD

评论 ( 18 )
热度 ( 89 )

© 甜甜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