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不善言辞其实内心饥渴的食物。主成分弱虫,主CP山坂。

[山坂]姬野剧团-开宴

新年第一篇,太太们新年快乐!

文力缓慢捡回中,更多废话放最后吧~


姬野剧团 开宴

 

00

 

【治疗疾病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

【恋爱。】

 

 

“我可能是恋爱了。”

哐当。

卷岛手里的勺子重重摔在了盘子里。

“什么?”

他有点不确定的问。

“嗯……”

餐桌对面的人仿佛受到了他的影响,跟着放下碗筷正坐起来。

“我想,我可能是恋爱了。”

“……对方是?”

“姬野湖鸟。”

这个名字卷岛有点印象。

姬野剧团——近期风靡一时的人偶剧团,据说所有参与表演的人偶都是由一个女孩子操纵的。

卷岛努力回想了一下,海报上的“姬野”似乎是个扎着双马尾的可爱女孩。

“治愈系的吗……”

“唉?”

“没什么。那么你们进展的怎么样?”

卷岛重新拿起了勺子。

“进展什么的……”对方罕见的有些局促,“说是恋爱……到目前为止也只是我单相思啦。”

这是卷岛裕介和他唯一的弟弟,小野田坂道某天在晚餐桌上的一段对话。

“今晚姬野剧团也有演出,我先出门啦,卷岛桑。”

“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嗯!”

 

 

01

 

【富有是什么?】

【变得不用再去思考这个问题。】

 

 

卷岛家的财力,已经到了全日本即使没见过他的人也有所耳闻的程度。

作为次子的小野田,从小自然受到了来自哥哥近乎宠溺的照顾,说是不知人间疾苦也不为过。

自由自在,随心所欲。对于有钱人家的二少爷来说,这样的生活也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第一次在海报上看到姬野湖鸟的瞬间,小野田就立刻买下了姬野剧团最近一场演出第一排正中央的位置。

那可是上班族几个月的工资才足以支付的一张票。

不,这么说的话,姬野剧团里就算是最偏僻的位置,票价也需要至少五位数,定价绝对算不上亲民。

相对的,剧团的演出频率却比较低,只有一周一次。

“总觉得,有种一次性赚够就可以休息了的错觉呢。”

小野田开始还会有这样的疑虑,但当真正看过一次姬野的演出后,他就完全理解了。

一个人,真的能够同时操纵几个甚至十几个人偶来完成一整场演出吗?

“……这、就是人偶使吗……”

演出时专注的操纵着台上的“表演者”们。

演出后红着脸礼貌的鞠躬。

被观众要求签名也不会拒绝。

人偶使姬野。

唯一的遗憾,就是她不会说话。

没有人听过姬野湖鸟的声音。

 

每场演出都会提前30分钟进场,这是小野田的习惯之一。

所以几场演出后,他就注意到了那个人。

和他一样选择了第一排,只不过坐在最边上位置的那个人。

总是没什么精神,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因而显得露出的肌肤异常苍白。

从来没有对演出表现过一丁点兴趣,每次结束又不等姬野登场谢幕就擅自离开,即使这样依然每场不落的来,座位也从没改变过。

真是个怪人。

小野田想。

不管怎么说,至少都应该等到表演者谢幕后再走吧?

小野田这点微弱的不满,在彻底迷上姬野的演出后,难以言喻的膨胀了起来。

终于,在一次结束的幕布第一次拉上时,他匆忙的起身追了过去。

“那个!”

观众的掌声掩盖了他的声音,小野田不得不伸手抓住了对方的胳膊。

“那个、你……”

然而,在对方因他的动作回过身,视线对上的那一刻,小野田突然把之前准备好的责怪的话都忘的一干二净了。

他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眼睛。

比琉璃更晶莹,比深海更蔚蓝。

简直就像,人偶一样。

 

真波是知道小野田的。每次表演都坐在第一排正中的位置,从他这里只要偏偏头就能看到。

在等待开场的时间里,他也会靠观察到场的人来打发时间。老实说,小野田并不是个让人感兴趣的观察对象。精准的提前半小时来,不会更早也不会晚一分钟。偶尔四处看看,不过演出一旦开始他就只会看着舞台了。

当然,这都不是关键。

真波知道对方也发现了自己,尽管他特别选择了不引人注意的黑色衣服。

他所讨厌的,是那个视线。

并不压迫,也不会停留太久。

好像在看着这里,又好像没在看。

人类的感情往往丰富到不经意的举手投足都能反映出他们的想法。喜欢,讨厌,高兴,愤怒……

而这个人,什么都没有传达。

他的视线里,什么都没有传达。

自己简直就像是,被人偶看着一样。

真让人不高兴呢,真波想。

所以他也从没设想过,自己会有被对方拉住的那一天。

“那个、你……”

从拉住自己胳膊的手上,确实的传来了另一个人的温度。

什么啊,到底还是人类嘛。

真波没礼貌的想。

对方维持着拉住自己的姿势停顿了好一会儿,才突然松开了手。

“啊!对、对不起!那个……下、下次的话,要不要和我一起坐到中间看呢?最边上、视野不是有点……”

真波顿了一下,默默在心中收回了前言。

这个人当然不是人偶。

倒不如说,他比人偶有趣多了。

“我说你啊,”真波重重叹了口气,毫不掩饰的戏谑道,“刚刚想说的可不是这个吧?”

“……唉?”

 

 

02

 

【你喜欢她吗?】

【我不知道。也许吧。】

 

 

直到真正了解了真波山岳这个人,小野田才明白他远不像看起来的那么冷淡。

倒不如说,是个性格相当顽劣的人。

“坂道君原来是卷岛裕介的弟弟啊。”

坐在剧团第一排的中间位置——票当然是小野田买的,真波在等待开场的时间里饶有兴致的盘问起了邻座人:“明明是一家人,姓氏却不一样呢。”

“对刚认识不久的人讨论他的家庭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哦。”

“那么是为什么呢?”

小野田叹了口气。

“没什么。我们确实是亲兄弟,只是修改设定比较麻烦。”

“你还一直叫他'卷岛桑'。”

“真、真波君!不要这样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所以到底……”

光线突然暗了下来,真波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将视线投向了缓缓拉开的帘幕。

姬野的演出开始了。

 

就这样,每次开场前的半小时,成了他们互相了解的交流时间。

“坂道君打算追求湖鸟吗?”

几次下来,对于真波这样直言不讳的提问,小野田差不多也习惯了。

“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而且今天应该轮到我对真波君提问了吧!”

“是吗。”

无视了某人装出的吃惊脸,小野田继续道:“姬野剧团只有一个出口。”

“嗯嗯。”

“但是每次真波君在散场后都没有和我同行。”

“我只是去了趟厕所。”

“你在厕所一直呆到了清场?”

真波愣了一下。

“你一直等我到清场?”

“……总之,真波君根本就没有离开吧!”

真波叹了口气。

“本来我是不打算说的啦。我是姬野剧团的工作人员。就住在这里。”

“……唉?”

小野田发现他需要消化一下这句话。

“坂道君该不会认为剧团里只有湖鸟一人吧?”

“当然不是,还有清场的人,负责道具背景的人……”

“正是如此。”

“真波君也是吗?”

“我比较特殊。”真波微微移开了双眼,“坂道君也知道湖鸟不能说话吧?我负责照顾她的起居。”

“……唉?!”

“所以,坂道君打算追求湖鸟吗?”

提问权不知何时又落到了真波手里。正当小野田犹豫着要不要点头时,真波突然凑了上来轻声道:“我可以帮忙哦!”

“!”

小野田万分庆幸此刻拉开的帘幕转移了真波的注意。

耳边仿佛还残留着对方的吐息。

刚刚那个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啊。

 

“你想送一份礼物给湖鸟?”

“嗯!真波君的话,一定知道送什么比较好吧?”

“这个嘛……”

周末,真波如约陪小野田一起去了商业街。

“要说送给女孩子的礼物,首选当然是花了。”

“花?”

“坂道君还可以把情书夹在里面。”

“情、情书什么的我还……”

“啊——不过难得的休日居然就在陪富家少爷选给他女朋友的礼物中浪费了,真遗憾呐。”

“真波君在说什么我完全不明白。”

“这边就有家花店耶,我们进去看看吧!”

“……所以说,真波君根本就乐在其中吧!”

 

“已经发展到送玫瑰的地步了吗。”

“卷、卷岛桑!不要嘲笑我啦!”

小野田抱着一大捧红玫瑰艰难的挤进房门,在找到一个花瓶后终于将它们安置了下来。

“不,说真的,这样挺好的。”

“……唉?”

“之前医生和我说,恋爱对你来说是最好的治疗方法时我还不相信……总之,坂道能有喜欢的人,这样挺好的。”

“喜欢的人……”

小野田有些发愣。

【我觉得她会喜欢这个。】

他突然很想问问真波当时凝视着这些红玫瑰时想到了什么。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温柔神情。

虽然之后真波几乎把花店里所有花都称赞了一遍,但小野田还是鬼使神差的买下了这捧玫瑰。

“那个人,下次带来给我见见吧?”

“……嗯。”

喜欢的人是谁?

说到底,自己真的有喜欢的人了吗?

小野田难得的陷入了困惑。

从未喜欢过任何人的他。

这并不是什么帅气的比喻。小野田坂道的情感缺失,是有医生开的证明的,在经历过某个事故后。

 

 

03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有钱人的故事。普通人的成功需要各种附加条件——超人的智慧,异常的努力和关键时刻的幸运。但是有钱人,只是有钱这一点,就不再需要任何修饰了。说到底,世间的'故事',大多由主角从贫穷或平凡成长到事业有成恋情美满而结束。富有是结局。如果一开始就已经很富有,也就不会有什么故事了。有钱人,是没有故事的。】

【虽然很有道理……真波君只是在嫉妒吧?】

 

 

有钱人没有故事。除非他们破产了。

当然这种事并没有发生在卷岛身上,所以小野田也许这辈子都只能当个没有故事的人了。

不过,在他更小一点的时候,还是发生过一些“事”的,但那也是连故事都算不上的程度。

其结果就是小野田的情感缺失了一部分。

恐惧的那部分。

他不再能感知到害怕。

这可不是什么厉害的能力。

倒不如说,有些麻烦。

不害怕并不等于勇敢,就像不讨厌并不等于喜欢一样。

“对潜在的危险都无法感知到了吗?”

“大概就是这样吧。”

“这不是很厉害嘛!”

真波咬着吸管——饮料当然是小野田请的,这么称赞道。

这里是离开场还有十分钟的姬野剧团第一排。

小野田曾问过真波,既然是工作人员为什么不利用自身优势选个好位置。

【剧团里最好的位置当然要留给最懂得欣赏的观众,我的话坐在角落就可以了。】

看不出来他还是这么有绅士风度的人。

【不过既然是坂道君请客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前言撤回。

“所以原来是这样啊。这样就可以理解了。”

“……什么?”

小野田拉回思绪,看着眼前一脸恍然大悟的真波。

“我一直都觉得,坂道君就像台上表演的人偶一样,在坂道君向我搭讪前。”

“……真波君一定要把那个叫做搭讪吗?”

“如果是因为坂道君的情感缺失了,那就可以理解了。现在的坂道君大概很难产生什么强烈的情感吧。”

“只是恐惧而已。”

“不只是恐惧而已。不会讨厌的人也不会喜欢,不会恨的人也不会爱。人的感情是相互交织的,没有哪一种是纯粹的。坂道君应该知道木桶理论吧?恐惧那块板变短的话,桶里的水——坂道君的情感也就只剩下一点点了哦。”

“我还以为真波君会用更高深的比喻呢。”

“没办法,作者就是个浅薄的人嘛。”

谈话到此结束了。

散场前,小野田拜托真波将花束转交给姬野。

“你不亲手交给她吗?”

“这个还是有点……”

“说起来,今天的坂道君很不在状态呢。”

小野田有些惊讶,真波居然看出来了。

“因为在想一些事情。”

“喔。”

真波点点头没再多问,朝他挥了挥手后捧着花消失在了剧团幕后。

小野田不知道他是该庆幸还是该失落。

真波明明发现了,却又什么都没有问。

那束花不是昨天他们一起买的红玫瑰,而是白百合。

小野田觉得此刻自己应该叹气,但又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只好就此作罢。

他知道真波说的对,不止恐惧,他失去了太多情感。

【这没什么,坂道只要这样无忧无虑的活下去就好。】

在从医生口中听到结果的时候,卷岛是这么告诉他的。

这没什么。

每次卷岛愧疚的时候,小野田也是这么安慰他的。

只是现在,他突然有些羡慕起那些容易因琐事而烦恼的人了。

 

 

04

 

【尽管规模不算小,说到底,姬野剧团也只是一个人的剧团。】

【姬野的吗?】

 

 

“这是什么?”

“湖鸟的回礼。”

看着被交到手中手掌那么大的布偶,小野田有些惊讶。

“这个……是我吗?”

布偶突然坐了起来,朝小野田挥了挥它短短的手。

“……唉?!是、是活的吗?”

“怎么可能,只是普通的布偶啦。”

“但是……它身上并没有线啊?”

“大概并不是所有人偶使都需要线来操纵人偶吧。”

“真的会有那样的人偶使吗?”

“谁知道呢,也许是骗人的吧。怎么样?坂道君喜欢吗?”

“嗯!”

“其实这个布偶坂道君是我做的,所以坂道君一定要好好珍藏哦。”

“这句话才是骗人的吧。”小野田突然一把拉过真波的手,“要是真波君做的,现在这个手上早就伤痕累累了吧?”

然而摊开在面前的手上,一道伤痕都没有。

“说起来,真波君的手真的很漂亮呢,像钢琴家一样。”

“坂道君,这种攻略别人的话可不要乱说哦。”

“我当然知道,只是因为对方是真波君才……”

小野田愣住了。

突然熄灭的灯光将他没有说出口的话和真波惊讶的视线一同掩盖了。

幕布缓缓拉开,今天的交流时间到此为止了。

 

演出结束后,小野田有些恍惚的走出了剧团。今天演出的内容是什么,他完全没有留意。

“……在想什么啊我。”

想要抬手拍一拍自己的脸,却发现手上还拿着东西。

“……布偶?说起来,还没有向她道谢……”

现在去应该不晚吧?

这么想着,小野田折回了剧团。

 

姬野剧团到底有多大,小野田并不清楚,毕竟他的活动范围仅限演出厅那一块。

顺着真波平常离开的方向,小野田慢慢深入到了剧团深处。

途中遇到几个工作人员,不过他们好像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当然也没有阻拦。

“没想到姬野剧团有这么大……”

正当小野田觉得再走下去自己就要迷路了时,他听见了真波的声音。

小野田找到了那扇半开的房间门,然而不知为何,他并没有直接推门进去。

“真让人羡慕呢。”

透过门缝悄悄往里看去,真波正为坐在梳妆台前的姬野打理头发。

双马尾的发带被解开,真波拿起一旁的梳子开始替姬野梳头。

【我负责照顾她的起居。】

小野田想起了某次真波对他说过的话。

梳妆台旁的花瓶里还摆着他上次送的那束百合,只是现在看到它们,小野田突然有些呼吸不畅。

“真让人羡慕呢,你啊。”

小野田不知道真波在羡慕什么,只是此刻他脸上温柔的神情和手上爱惜的梳理着姬野头发的动作,莫名的让小野田觉得无法呼吸。

那可不是对待雇主,甚至朋友会有的态度。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真波。

小野田有些狼狈的离开了。

 

“38度。为了你哥好,你还是老实在床上呆着吧,不然先被送进急诊室的肯定是他。”

“唔……”

小野田突然重感冒外加发烧了,尽管只是低烧,紧张的卷岛立刻禁止了他的一切外出活动并请来了医生。

“说起来,上次听你哥说你恋爱了?”

“……”

“嘿,别保持沉默啊。明明床头还放着这么一大束红玫瑰呢。你可别告诉我是探病的人送的,我不会信的。”

“……是我自己买的。”

“什么?”

小野田拉过被子,不再理会还在一旁喋喋不休的医生。

在真波捧起那束玫瑰的时候,小野田莫名的觉得,比起姬野,也许玫瑰更适合真波。

他就这样把它买回来了。

然而最终,这束花只是留在了自己的房间里,并没有被交到任何人手中。

也已经没有必要了。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你是怎么做到让卷岛桑同意你进来的?”

“谁知道呢,大概因为我长了一张好脸吧。”

小野田在床上翻了个身,背对着真波表示他不想说话了。

“……你在生气?”

“我没有。”

“为什么?这次演出你没来,我可是担心得找你找到这儿来了呢。”

“以后我也不会去了。”

“所以为什么?”

“姬野的事……真波君觉得,耍我很好玩吗?”

房间里安静了很久,直到真波突然坐到床前将小野田从被子里拽了出来。

“你知道了?”

小野田拽过床头的纸擦了把鼻涕,冷冷的看着真波。

“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我……”

“总之,麻烦真波君把这个还回去吧。”

小野田抓过枕头旁边的布偶递到了真波面前。

“这可不行。”

真波摇了摇头。

“这可是我为了坂道君而做的,我是不会收回去的。”

“……我已经不想吐槽了。”

“我没有骗人哦。”

布偶突然挣脱了小野田的手,沿着床爬到了真波的大腿上,又一跃跳到了他的手上。

“这个小小的'坂道君',是我为了坂道君而做的。”

“姬野在这里?”

小野田很惊讶。

“很遗憾只有我呐。”

真波将掌心中的“小野田”捧到了他面前,而布偶也配合的对他鞠了一躬。

“那么来做个自我介绍吧。很高兴和你见面,我是姬野剧团的人偶使——真波山岳。”

 

 

05

 

【你喜欢我吗?】

【我不知道。大概没有吧。】

 

 

在遇到真波之前,小野田对人偶使的认识只有“用线操纵人偶进行表演”这种程度。

“这可是最低级的呢。”

真波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

确实如此,和他比起来的话。

尽管有一些限制,但是真波做到了,不用线操纵人偶,并且让她代替自己上台表演。

姬野湖鸟,姬野剧团的所有人。

“你说她是人偶?!”

小野田猛的坐起身,正在试图爬上他肩膀的布偶因为他剧烈的动作又跌回了床上。不过很快它就爬了起来,继续锲而不舍的向着小野田的肩头攀登。

“嗯……不光是她啦,剧团里除我之外的工作人员也都是人偶。姬野剧团,就只是我一个人的剧团哦。”

“……怎么可能……”

“说起来,坂道君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知道什么?”

“湖鸟是人偶的事啊。”

“我不知道!”

“唉?那……”

“我以为真波君和姬野是恋人……”

小野田脱口而出,两人顿时都陷入了沉默。

最终,真波一脸痛苦的提出了一个问题。

“……且不论人偶使怎么会和自己做的人偶恋爱这点……在坂道君心中,我就是那种会怂恿别人追求自己女朋友的人吗?”

小野田默默的倒回床上拉起被子盖住了自己的头。

“坂道君一直都是因为这个在生气吗?”

“……”

“坂~道~君~”

“……”

被子再一次被强硬的拉开,真波猛的凑了上来。

“隐瞒了坂道君湖鸟是人偶的事,真的很对不起。说实话,我很羡慕她,因为坂道君那么喜欢她。”

【真让人羡慕呢,你啊。】

小野田想起了真波那时的话。

“为什么……”

他有些艰难的问。

“因为我不希望坂道君喜欢上别人。”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坂道君。”

“……”

“坂道君喜欢我吗?”

小野田别过了头。

“……我不知道,大概没有吧。”

“这样啊。看来是我努力的还不够呢。”

真波也不沮丧,只是掰过小野田的头,一脸认真道:“听说接吻可以把感冒转移给另一个人,我们来试试吧,坂道君?”

“!”

 

姬野剧团第一排中间的位置被改成了情侣座,而之前常常坐在那里的两个人不知为何挪到了第一排的最边上。

“既然剧团里最好的位置要留给最懂得欣赏的观众的话,我已经算不上观众了啊。”

小野田抱着以自己为原型的布偶道。

“也对,毕竟坂道君现在已经是我的人……”被瞪了一眼,真波连忙改口道,“姬野剧团的人了。”

“我可以选剧本吗?”

“当然。”

“说起来,这个剧团里的人偶都是真波君一个人做的吗?”

“嗯。”

“无论大小?”

“无论大小。”

“那还真是难以想象。”

“坂道君是在称赞我吗?”

“不。我是难以想象真波君做针线活的样子。”

“……”

“对了、差点忘了!”

“什么?”

“这周末,真波君和我一起回一趟家吧?卷岛桑说他想见你。”

“……我可是一点都不想见他。”

 

小野田从家里搬到姬野剧团去住,这件事本身就让卷岛很窝火。

他当然不会生小野田的气,所以那个拐跑了他弟弟的罪魁祸首就成了他迁怒的对象。

如果是可爱的女孩子也就算了,对方还是个带把的!

“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抱歉,卷岛先生,只有这件事我也绝对不会让步!”

对方的态度也很强硬,不过看到他握着小野田的手在微微的颤抖,卷岛知道,只要自己坚持,成功一定会是他的。

“怎么变成了这样呢?”

在两人剑拔弩张的氛围中突然插进了一个声音。

“怎么变成了这样呢?我还以为我们能像一家人一样的坐在一起聊天呢。”

小野田盯着脚尖沮丧道。

卷岛一下慌了神。

“坂、坂道……我……”

“明明之前还支持我恋爱的吧?”

“那是……”卷岛深吸了口气,“那么,你喜欢他吗?”

“唉?”

小野田愣住了。

一旁一直装木头人的真波也紧张的看向了他。

“你喜欢他吗?”

卷岛重复了一遍。

小野田点了点头。

“嗯!像喜欢你一样的喜欢他。所以你会同意的吧?裕介哥?”

“……你叫我什么?!!”

 

某江湖郎中曾说过,治疗疾病最有效的方法是恋爱,不管生理疾病还是心理疾病。

当时的卷岛还只把这个当作玩笑话。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他因为一声“裕介哥”,彻底的败给了某个拐跑了他弟弟的人偶使。

“所以说,要谨遵医嘱哦,有病的朋友们。”

 

END

 

 

extra 一些设定

 

 

小野田坂道

 

卷岛裕介的弟弟,卷岛家的二少爷。自称和哥哥不同姓只是因为设定关系,兄弟感情非常好。无忧无虑,无所事事的代表人物,不过性格温和所以不会让人讨厌。

年幼时经历了某件事导致情感缺失了一部分,对恐惧没有感知能力。

现为姬野剧团的工作人员。身边总是带着一只以自己为原型的Q版布偶。

评价:

【匿名】:和情感缺失没关系,本来就是个迟钝的人吧。

——总觉得有点道理。

【匿名】:布偶是恋人送的吗?

——这个请务必向本人确认。

 

 

卷岛裕介

 

小野田坂道的哥哥,卷岛家的一家之主,经营着卷岛家的生意。

兴趣爱好广泛,最爱的是公路车与摄影。

评价:

【匿名】:听说凭卷岛家的财力能买下整个日本,是真的吗?

——虽然讨论别人的私有财产不太好,总觉得这并不是空穴来风。

【匿名】:到底在经营着怎样的生意呢?

——只是普通的生意。倒不如说卷岛家之所以富有就是因为不是他们在敛财,而是钱财向他们汇集吧。真令人羡慕。

 

 

真波山岳

 

人偶使,姬野剧团真正的所有人。

小时候因为身体不好住进山里修养了一段时间,期间遇到了某个山神发掘了他操纵人偶的天赋。

尽管成为人偶使很大一部分原因只是为了生计,他也确实是个优秀的人偶使。

手指和头脑都很灵活,能够同时操纵多个人偶完成表演。所有的人偶都是亲手做的,半径200米范围内可以无线操纵(差不多整个剧团范围内)。相对的不是自己做的人偶就无法操纵。

很爱惜自己的人偶,在姬野剧团只有他一人的时期会和人偶说话,其实很怕寂寞也说不定。

现在和恋人一起住在剧团里了,可喜可贺。

评价:

【匿名】:不是自己做的人偶就无法操纵吗?

——是的。尽管无线操纵很难得,说不定本人只是个半吊子人偶使吧。

【匿名】:他说他的发色和瞳色都是天生的,日本人会有这样的蓝眼睛吗?

——谁知道呢,也许是吹的吧。


END


再次祝太太们新年快乐~感谢所有到现在都没放弃我的太太们!新的一年里我也会积极接受治疗的!(握拳

考了一场试简直是把所有的文力都丢光了,请让我慢慢复健(拄起拐杖

人偶使真波的灵感来自作业时循环的BGM布加勒斯特的人形师,结果完全没写出那种神秘和气势嘛。说起来唯一一个没人安利我我就跳了的深坑就是东方了_(:з」∠)_

也许会有续篇,第一次想写系列文,坑品你还行不行啊......

太太们有什么想看的吗?

评论 ( 48 )
热度 ( 225 )

© 甜甜圈 | Powered by LOFTER